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9995-38136895/

第2282章 叫她過來問問
    他輕聲道:“父皇,兒臣,兒臣有一個想法。”

    “想法?什么想法?”

    “是這些天,兒臣一直在考慮的,關于如何解決桑農的問題的想法。”

    祝烽微微挑了一下眉。

    南煙在一旁,也有些疑惑,他們現在正在說的,是關于特使出使安息國,所備的禮物可能數目不夠的事,為什么魏王突然開始說起桑農的事。

    但,她也并不打斷。

    反倒還伸手阻止了一直不停在旁邊鬧騰的心平,輕聲道:“小聲一點,哥哥和父皇在商量要緊的事呢。”

    一聽到這個,心平立刻閉上了嘴,小臉嘟嘟的。

    睜大雙眼,看著面色凝重的父皇和皇兄。

    祝烽沉聲道:“你,先說來聽聽。”

    祝成軒認真的說道:“如今,朝廷大量的收購越國桑農所產的生絲,這些生絲,已經滿足了我國近六成以上的絲綢的所需,所以,那些桑農們所產的生絲,才會過剩。”

    “嗯。”

    “但,從眼前庫府只結余了二十萬匹絲綢,而且在過年用度,和年后父皇賞賜之外,其實是不夠用的。”

    “……”

    “也就是說,生絲多余,可絲綢不夠。”

    “……”

    “當然,若要紡織絲綢,需要的是織工和織機。南方的織工自然是不缺的,可他們缺的是織機。兒臣所知,豐安縣一地是產絲的大戶,可織機卻只有不足兩千架。”

    “……”

    南煙在一旁聽著,眨了眨眼睛。

    祝烽目光深邃,手中捻著酒杯,也并不往嘴里送,只說道:“接著說。”

    祝成軒說道:“所以,兒臣一直在想,是不是可以給他們提供織機,有了織機,讓他們自己生產絲綢。按照目前的產量,每年至少可以多生產出三十萬匹絲綢。”

    “……”

    “只是,朝廷可能消化不了多出來的絲綢。”

    “但——”

    祝烽慢慢道:“但,若是將這些絲綢作為禮物,送到安息國,這就正解決了這個問題。”

    “是。”

    祝成軒繼續說道:“而且,這一路上,還可以將絲綢銷往西域沿途諸國。兒臣聽說過,一匹絲綢在國內只能買到二兩銀子,若是銷往西域各國,價格可以至少翻十倍。”

    “……”

    “若是再銷遠一點,價格甚至能翻到幾十倍。”

    祝成軒又看了祝烽一眼,小心翼翼的說道:“若非這樣的暴利,那些商人也不會在皇爺爺在世,明令禁止出關的時候,還要偷渡出關。”

    祝烽點了點頭。

    他并不同意高皇帝在世時的所有的舉措,所以才會在自己登基之后,大刀闊斧的進行改革。所以,魏王這句話,雖有非議長輩之嫌,他倒也并不太在意。

    只說道:“人無利不起早,說的就是這個。”

    “……”

    “這樣的暴利,讓商人賺也是賺,為何不能朝廷來賺。”

    祝成軒急忙點頭,說道:“而且現在,朝廷必須賺這個暴利。因為這樣,還能解決桑農鬧事的問題。”

    祝烽又點了點頭。

    再轉頭看向祝成軒的時候,他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很淡很淡的欣賞之色,雖然只是轉瞬即逝,但南煙還是捕捉到了。

    這是他少有的,對魏王的贊賞。

    但,祝烽對這樣的贊賞從來都是非常吝惜的,一來,是祝成軒從小就不得他的寵愛;二來,他已經習慣了對魏王的嚴格要求,所以,即便是有了贊賞之情,他也不愿意太過表露出來。

    于是,南煙在一旁微笑著說道:“那這樣可好,這個問題,不就算是解決了。”

    說著為魏王夾了菜放到他碗里,笑道:“魏王果然長大了,都能為皇上分憂解難了。這是朝中多少大臣都解決不了的事呢。”

    祝成軒聽到她這么說,臉都紅了一下。

    祝烽的眼神也柔和了一些,但立刻又接著說道:“你不要瞎夸他。這也不過是朝中的大臣們給他歷練的機會而已。難道那么多人,還不如他一個嗎?”

    祝成軒立刻低下頭去。

    南煙對著祝烽輕輕道:“皇上……”

    見她這樣,祝烽又看了看祝成軒,輕咳了一聲,還是說道:“不過這一次,你是為朕解決了這個問題。”

    “……”

    “做得好。”

    說著,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一拍,就像是為魏王注入了力量一下,他抬起頭來看向皇帝和貴妃,激動得耳朵都有些發紅,輕聲說道:“兒臣,兒臣會繼續努力的。”

    而接著,他又說道:“只是現在,就是織機問題。”

    “嗯?”

    “要多產出絲綢,就是需要織機。可現在,南方那邊的絲綢商人因為前幾年的減產,并沒有足夠的織機啊。”

    提到這個,南煙在一旁輕聲說道:“皇上。”

    “嗯?”

    祝烽轉頭看向她:“何事?”

    南煙輕聲道:“若水那丫頭在妾身邊服侍的時候,就好像提起過,豐安縣的織機的事情。要不要叫她過來問問。”

    “哦?她知道?”

    “她跟她師傅路過豐安縣的時候,了解那邊的情況。”

    祝烽道:“這正好,其實,朕也正想找一個當地的人來問問清楚。既然她曾經到過那里,那,讓她過來。”

    “是。”

    南煙立刻抬頭,對站在一旁服侍的冉小玉道:“去,把若水叫過來,就說本宮和皇上有事問她。”

    “是。”

    冉小玉急忙將手中的托盤放到一旁的柜子上,轉身走了出去。

    剛一出門,就看見念秋站在外面。

    她說道:“你怎么在這里?”

    念秋一愣,立刻輕聲道:“皇上不是交代了,不準我進去服侍嗎。我,我只能在這里看看。”

    冉小玉想了想,說道:“正好,娘娘要叫若水過來服侍,你去叫她吧。”

    “唉。”

    念秋轉身便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她便領著若水來了,冉小玉站在屋檐下,一看到若水過來,立刻拉著她的手說道:“皇上和娘娘有話問你,你趕緊進去。”

    若水嚇了一跳:“我,我沒做錯事吧。”

    “誰說你做錯事了,趕緊進去,說不定有賞呢。”

    “真的?”

    一聽這個,若水便大著膽子走了進去,而冉小玉又回頭看了念秋一眼,說道:“皇上在這里,你就別在這里伺候了。下去休息吧。”

    念秋道:“是。”

    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