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9855-31534939/

第二卷 2 第613章 賭坊
    荒州西部之地,無邊無盡,有著諸多浩瀚雄城,而其中最負盛名的兩大主城分別為:煉金城、白云城。

    雖也有其它主城有著極大影響力,但卻無法超越這兩座主城。

    白云城雄霸西北之地,而煉金城則是坐落于西南方位,影響著周圍無盡區域,許多頂尖勢力,都和煉金城交好。

    煉金城極為奢華宏偉,整座城池都像是由法器所鑄,這里的許多建筑風格都迥異于其它地域,在煉金城中,許多建筑本身就是法器,在這座城池中,有著極其濃郁的天地靈氣,尤其是金、火兩種屬性是最濃郁的。

    如今,這座極負盛名的古老城池,荒州無數強者匯聚而來,陸續有強者御空而行踏入煉金城中。

    十年一度的煉金大會即將召開,這是堪比至圣道宮招收弟子的盛大事件,荒州諸多頂級勢力都會齊聚而來,尤其是西南地域的各頂尖勢力都會前來捧場。

    荒州最頂尖的煉器大師也都紛紛到來,準備大展身手。

    要知道每一屆煉器大會的獎勵可是極其恐怖的,甚至有機會成為煉金城城主的親傳弟子,煉器大會第一之人,還能夠迎娶一位煉金城城主府的公主,因此無數人趨之若鶩。

    然而,每一屆煉器大會奪取三甲名次的人,大多數時候都是煉金城各大勢力之人,甚至本身就出自城主府勢力。

    荒州擅長煉器的人雖然比例少,但荒州何其浩瀚,如今將齊聚于煉金城,煉金大會對于荒州的煉器師而言,絕對是最頂尖的盛世,沒有之一。

    此時煉金城的上空,一行強者氣質鋒銳,御空而行,他們來自南天府。

    南天府雖然距離煉金城頗為遙遠,但這一趟也必須是要來的,南天府南天神槍名震荒州,而府主南天神槍中的神槍,便是出自煉金城打造,南天府的人自然要來捧場。

    不僅如此,荒州許多頂尖的法器,都是出自煉金城,因而許多頂尖勢力對煉金城都頗為尊重。

    塵世間的勢力也到了,乘坐虛空戰船而來。

    中州城皇族也到了,來觀禮煉金大會。

    至于本身便是西南地域的圣火教、鐘家等勢力更無需多言,早已經到了煉金城。

    許多強者前來還有一個目的,看看能否在煉金城交易幾件稱手的的神兵法器,煉金城的法器,毫無疑問是荒州最好的法器。

    又一處虛空中,此刻有兩道身影御空而行,兩人都是王侯巔峰境的修為,一人英俊不凡,另一人渾身上下則是透著幾分輕佻之意。

    “四師兄,你真打算參加煉金大會?”此時其中一人開口問道。

    “不是我,是我們。”另一人道。

    “可我們并不會煉器啊?”之前那人攤了攤手道。

    “你不是很會玩火嗎,燒飯和煉器沒什么區別,這些天抓緊看書惡補下,不會也得會。”被稱作四師兄的人開口道。

    “這能一樣?四師兄,你這是坑我啊。”

    “事已至此,我能有什么辦法,不參加也得參加。”

    “可事是你干的,我可什么都沒做,師兄你不能不厚道吧。”

    “洛凡,若不是你在旁慫恿我能犯此大錯,如今想要置身事外?”原來這兩人,赫然乃是來自東荒境草堂的兩位弟子,四弟子雪夜、五弟子洛凡。

    “雪夜,你這么說話太混蛋了吧。”洛凡瞪著雪夜開口道:“要不我們再去求求二師姐?”

    “滾。”雪夜瞪著洛凡:“我沒臉去,而且,求二師姐有用?你要是不想參加,現在我便讓你趴下。”

    “師兄你過分了啊。”洛凡有些委屈的道,還可以這么欺負人?

    “師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雪夜拍了拍洛凡的肩膀安慰道。

    洛凡一臉委屈的看著他,道:“可你享福的時候沒帶上我啊。”

    “滾,那能帶?”雪夜對著洛凡罵道,洛凡嘆息一聲,遇人不淑。

    …………

    此時,葉伏天他們也已經到了煉金城,一行人氣度非凡,在煉金城的上空前行。

    “鐘離,整座煉金城都是城主府的勢力嗎?”葉伏天開口問道,他對煉金城還不是很了解,只知道煉金城地位超然,雄踞一方。

    “不,這座西南之地最負盛名的煉金城除了城主府之外,還有一股勢力分庭抗禮,煉金城帝氏一族。”鐘離開口說道。

    “這么霸道的姓氏?”葉伏天目光中露出一抹異色。

    “煉金城帝氏是和中州城皇族齊名的頂級世家。”鐘離開口說道:“相傳在古時期,帝氏和煉金城城主尤氏先祖乃是至交好友,皆為圣人,他們一同擅長煉器,來到了這座煉金城,后來,尤氏一直傳承著先祖的煉器天賦,而帝氏更看重修行實力,對煉器漸漸放下,但兩大世交依舊保持著良好的關系,相輔相成,統治著這座荒州極負盛名的主城。”

    “時至今日,兩家依舊關系極好,世代姻親,煉金城城主如今荒天榜第八,帝氏一族的族長同樣排名荒天榜十二位,兩大勢力從來不參加道宮選拔,自成一體。”鐘離繼續說道:“而且,煉金城城主府和帝氏向來都是人才輩出,據說這一代帝氏出現了一位逆天資質之人,相傳有白陸離之資,帝氏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未來能夠成就無上圣境。”

    葉伏天點頭,荒州浩瀚,至圣道宮雖是荒州圣地,但并非荒州唯一,當初皇族皇九歌便不愿入道宮修行,煉金城以及冰雪圣殿也都自成一體,后輩中也是天驕如云。

    如今他們來參加煉器大會,應該有機會接觸到許多優秀煉器天驕。

    “荒州許多勢力都會來嗎?”葉伏天問道。

    “許多勢力會。”鐘離點頭:“煉器大會是王侯境這一代的煉器盛宴,一些最頂尖的煉器師會留在煉金城,但也有許多厲害煉器師,會被各頂尖勢力以大代價挖走,成為他們的專屬煉器師,等到以后境界提升踏入賢者后,便能夠為他們煉制賢者級的法器了。”

    “明白了。”葉伏天點頭,對于稀缺的煉器人才,那些頂級勢力自然想要招攬。

    “煉金大會還有幾天才召開,我們去哪轉轉?”葉伏天看向諸人問道。

    “既然來了煉金城,當然是去看看哪里有好的法器,見見世面。”徐缺笑著說道,煉金城最有名的,便是法器了。

    “有道理。”葉伏天笑著點頭,看了身旁的花解語一眼,看看能不能找到好的法器送給解語,只是,他身上雖然靈石充沛,但若說交易頂尖的賢者法器,似乎還是有些不夠看啊。

    不過,他身邊的這些家伙,很多人可都是非常富有的,要不要狠狠的宰一頓?不過像他這么有原則的人,是不是不太合適?

    “煉金城有好幾處知名之地,最有名的有兩處,一處是城主府所開設的天寶樓,以物換物,那里有著各種頂尖的法器,還有一處地方更有趣一些,煉金賭坊,同樣擁有諸多強橫法器,但煉金賭坊的有趣之處在于,煉金賭坊屬于賭坊,每一件法器都能以等價值之物為賭注,譬如強大的法術、功法,其它珍貴法器等,和賭坊進行賭戰。”

    鐘離開口道:“每一屆的煉器大會,煉金賭坊都是人氣最盛之地。”

    “那我們去參加豈不是能搬空賭坊?”葉伏天一愣道。

    “……”鐘離看了葉伏天一眼,這家伙,什么人啊。

    “哪有那么簡單,賭戰的規矩由賭坊來定,賭坊握有主動權,所以,他們幾乎是穩贏的,但煉金大會各方頂尖強者云集而來,都是無比自信的人物。”鐘離笑著說道,葉伏天點頭表示明白。

    “似乎,很有意思。”葉伏天目光望向諸人,其他人也都露出了幾分興趣,便道:“就去賭坊了。”

    “好。”鐘離笑著點頭,一行人便直接出發前往。

    煉金賭坊位居煉金城中心區域,乃是煉金城人氣最盛之地,其背景雄厚,傳聞城主府和帝氏以及煉金城的許多世家勢力都是其背后勢力,因此從來沒有人敢鬧事,這可不是一般的賭坊。

    煉金賭坊極其氣派,巍峨壯觀,步入其中,便見此地猶如皇宮般大氣磅礴,人影無數。

    他們一路往前而行,只見左側一處方向不少人圍在那里,便見一座玉石般的假山之上,擺放著三件法器,一柄短劍、一件鎧甲以及一根長鞭,從中盡皆彌漫著賢者級別的氣息。

    “煉金賭坊全部都是賢者法器?”葉伏天詫異問道。

    “對。”鐘離點頭:“王侯法器對于真正的強者而言根本沒有吸引力,而且能夠換取的等價物也不值得賭坊出手,所以這里都是賢者級別的法器。”

    葉伏天有了幾分興致,這些賢者法器就那么隨意的擺放在那,也不擔心有人搶奪,可見這賭坊是有多自信,怕是背景強的可怕。

    繼續往前,許多法器都極其珍貴,而且是不允許靠近,有法陣將法器托起。

    葉伏天前面,便看到了一柄可怕的金色長槍,周圍形成一股駭人的風暴,金色長槍的槍尖吞吐著毀滅之光,隱隱出現一可怕的毀滅黑洞,無人敢靠近。

    長槍周圍聚集了許多人,皆都抬頭看向虛空中吞吐毀滅力量的金色長槍,眼眸中隱隱有幾分熾熱之意,這長槍必然是極珍貴的法器。

    “那里有一座法鐘。”另一處方向,有一座巨大的法鐘懸浮于空,從中灑出的光輝蘊藏著可怕的鎮壓毀滅力量,法鐘前同樣聚集著許多人。

    葉伏天一眼掃過去,四處都是強大的法器,他雙眼亮了,這里,好地方啊。

    “解語,你看上了什么隨便挑,無塵也缺把劍,清璇和沉魚缺不缺什么法器,在這找找有沒有適合的。”葉伏天雙眼放光道。

    “……”旁邊之人目光集體凝固,都無語的看著他,這家伙,當煉金賭坊是他家的啊。

    “葉伏天,你竟也來了煉金城。”旁邊,一行人虛空邁步而來,俯瞰葉伏天等人,是南天府的人,南昊、南楓以及南羽等人都在。

    “走。”葉伏天沒有理會,繼續往前而行。

    “你沒聽到嗎?”南羽見葉伏天無視他神色有些難看。

    葉伏天掃了南羽一眼,淡淡開口:“你是什么東西,也配和我說話?”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