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9826-38136933/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 藍淅江家
    藍淅城,三大家族:江家、雷家和姑蘇家。

    三大家族,明面和氣,但暗地里都是互相的爭斗,都想要成為藍淅城說一不二的主宰者。

    最近又因為邪物事件,弄得三大家族的氣氛都不太好。

    怎么說,三大家族也是藍淅城的統治勢力。

    藍淅城出現了霍亂事件,他們自然是有責任有義務來調查清楚,來將那些邪物給驅逐出藍淅城,還藍淅城一個安穩太平。

    江府,一處書房。

    一名面色凝重威嚴的中年男子坐在那里,審閱著一些賬本。

    蓬!

    忽然,一名男子破門而入,神色有些慌張的樣子跑了進來,道:“家主,不好了,有兩個很奇怪的人,非要硬闖我們江府。”

    “三少爺帶著人去阻攔了,但卻是擋不住。”

    嗯?

    江家主面怒而起,目光冷幽的掃看了進來之人一眼,沉聲喝道:“什么人如此大的膽子?敢強闖我江府?”

    “在藍淅城,還有誰有這么大的膽子和能耐?找死不成?”

    那名男子也是很氣憤的樣子道:“是啊家主,就算是雷家和姑蘇家的人也沒有這么大的膽子才是的。”

    “這兩人,好像并不是我們藍淅城的人,看著非常的陌生。而且,都應該是四步天尊境的存在。”

    “三少爺帶著人都擋不住,看著就非常的不簡單啊。”

    “家主,您還是快點去一趟吧。”

    江家主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之后,便是迅速的出去了。

    另一邊,一塊空地上,已經有不少的人被打倒在地,還有很多人團團的將秦蕭和純潔哥兩人圍了起來。

    可是這些人,也是一個個用驚怒的眼神看著這兩名莫名的強闖江府的男子,也不敢輕易的動手。

    一名打扮的很酷的男子單膝跪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

    他手中的劍,重重的插在了地面之上,怒眼死死的盯著秦蕭和純潔哥兩人。

    此人,正是江府的三少爺,也是江府年輕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四步天尊境的修行者,實力很強。

    在整個藍淅城來說,都算的上是數一數二的強者了。

    可是今天,他卻是在這兩名強闖江府的人身上吃了大虧。

    江家三少爺冷聲如冰的道:“閣下兩位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們江家可以得罪二位的地方,為何二位非要強闖我江府?”

    秦蕭搖了搖頭,道:“我早說過了,我想跟你們江家家主當面談談聊一下,是你們根本不給我們機會嘛。”

    “所以啊,先禮不行,那只能是后兵了。”

    “我們的訴求,從一開始就很簡單啊,很明確啊。”

    “你江家三少爺非要擋住我們,非不肯我們前進半步,那我們就只能硬闖了。”

    江家三少爺神色一陣難看,他哪里知道這兩個莫名其妙的人實力這么強啊?

    換任何人一個人來的話,也不可能會輕易的讓這兩人見他父親啊。

    兩個莫名之人,一來就說要見江家江主,如此之事,自然是視為對江府的一種挑釁的。

    問具體的事情,又不肯說,說要等見到江家家主才說。

    所以啊,江家三少爺自然就不能夠容許秦蕭二人進入江府了。

    如此一來,自然矛盾就爆發了開來,秦蕭兩人硬闖進了江府,便有了如此的一個局面。

    事情鬧到了這個地步,已經讓江家顏面大失了。

    所以啊,此時的江家三少爺又豈能夠輕易的妥協了?

    他狠狠的咬了咬牙,啐了一口吐沫之后,便是道:“哼,你們強闖我江府,還敢如此強詞奪理,當真是欺我江家沒人不成?”

    “我們江家在藍淅城立足也已經有數個宇宙紀元時間了,又豈容得你們兩個外人如此的狂妄放肆?”

    說話間,江家三少爺站了起來,手中的劍冷的往秦蕭面前一指。

    劍尖之上,閃爍著凌厲的鋒芒。

    三少爺一舉劍,其他人也跟著舉劍,所有的劍都對準著秦蕭二人,擺出了強大的陣勢出來。

    現在只待三少爺一聲令下,那所有的劍都會向秦蕭二人涌殺而來了。

    強大的劍氣,已經將整個空地都完全的席卷了進去。

    勁風呼嘯,這是劍氣引起來的劍風,透著一股冷刀子的凌厲。

    秦蕭苦笑了一聲,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只是不想動用實力,不想傷及無辜罷了。

    可是這些人啊,還真的是要對抗到底了。

    不過也難怪人家,換位思考一下也能夠理解的,但這件事情,沒有辦法,必須要查個清楚。

    所以,秦蕭還是道了一句:“不要再做無畏的斗爭了,我并不想傷你們。”

    “還是讓你們江家家主出來吧,我跟他親自談一下。”

    “你們若是再不識抬舉非要動手的話,那后果自負。”

    “哼!”三少爺卻是不信那個邪,他心中可是有一股子的怒火在那里呢。

    “裝什么蒜呢?就憑你,還沒有資格在我們江府來叫囂什么,看劍吧。”

    他平生也比較自負,傲氣十足。

    所以此時,三少爺自然是不肯服這口氣。

    嘩啦!

    他手中的劍動了,竟是又向秦蕭殺了過來。

    秦蕭搖了搖頭,卻是站在那里,紋絲不動,擺出了幾分高人之風來。

    三少爺的劍,長驅直入,凌厲鋒芒的向秦蕭刺殺了過來。

    后者好像是被嚇傻了一般,站在那里不為所動,好像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能力似的。

    “給我死吧!”

    看到這里,三少爺心中也是冷哼了一聲,怒喝了道了一句。

    他可也是極歷害的一名四步天尊境的強者,剛才在秦蕭的手里吃了不小的虧,讓他豈能忍?

    此時,他全力涌殺而來,狂嘯的劍勢要將來犯之人斬殺當場。

    一劍襲來,便要奪命。

    此時的三少爺,也是自信滿滿,心中對秦蕭更是譏諷無比。

    竟然還敢如此托大,自己的劍都殺到了他的跟前了,竟然還不快點出手?

    哼,好生的狂妄,那就死吧。

    可是很快,三少爺的臉色便是陡然的大變。

    他的劍在距離秦蕭還有兩拳左右的距離之時,忽然被一只無形的手給牢牢的鉗住了一般,再也動彈不了分毫。

    三少爺用力的抽了抽劍,可是卻并沒有辦法將劍給抽回來。

    怎么回事?

    這是什么力量?

    根本也不見得動手,就被一股詭異的力量給完全的牽制住了,怎么會這樣?

    不可能啊,大家同是四步天尊境,他不可能有這么強才是啊。

    三少爺此時也是一臉驚駭的看著秦蕭,頗為的詫異不解。

    神色陡然大變,嗅到了危險的氣息,情況很不妙啊。

    秦蕭嘴角忽然揚起了一抹淡笑出來,他手忽然一揮,兩根手指輕輕的夾住了三少爺的劍。

    頓時,讓三少爺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反震力量重重的砸在了他的手上,差點讓他脫手。

    對于一名劍道修行者來說,劍在人在,劍亡人亡。

    劍若脫手,那可是奇恥大辱之事啊。

    但顯然,此時他嗅到了危險了。

    果然,秦蕭手指輕輕的一動,強大的反撞力量狠狠的撞在了三少爺的手掌之上。

    通過手掌,直接狠擊在了三少爺的身體上,頓時將三少爺打飛了出去。

    而三少爺的劍,則是依然穩穩的被秦蕭兩只手指夾在那里。

    三少爺很快滾落在地,而另一邊,秦蕭夾住三少爺劍的兩根手指,也是輕輕的一動。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三少爺的劍應聲而斷。

    而且,竟然不止是斷成了兩斷,而是斷成了十幾斷。

    整個劍,完全的成為了碎片,紛落在了地面之上。

    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驚震無比。

    這手段,也太可怕了吧?

    這到底是何方的神圣啊?

    簡直有點不像是四步天尊境的修行者才是的。

    “什么,我的劍——”

    三少爺也有點被嚇傻了的樣子,心中的震撼著實的不輕。

    如此輕易的,竟然將他的圣物劍給折成了粉碎,這得是要多強大的力量才行啊?

    眼前這個年輕人,到底是何方的神圣?

    他這個時候,也將心中的所有傲氣都一掃而光,不敢再有半分了。

    他一向的自負,今天徹底的被粉碎,受重擊。

    “我說秦蕭,你虐這種人有什么意思,我早說直接來點狠的就行了,跟這些人啰嗦這么多,太費勁了。”純潔哥撇了撇嘴。

    他早就想動用點圣境的力量了,直接來威懾一切,讓江家家主快點滾出來見他們。

    或者說,直接壓降江府就行了,哪用的著這么麻煩啊。

    但是秦蕭卻是搖頭:“還是低調點行事吧,不用將場面搞的那么大,影響不太好。”

    “而且一旦我們真的高調行事,有可能會讓那些邪物躲起來。”

    “到時候,我們想要來查,也會增加許多的難度的。”

    這個情況,秦蕭也分析設想過的。

    高調行事,極有可能就會打草驚蛇。

    按寸雨的猜測的話,那邪物的根源,極有可能是在江府呢。

    所以啊,更不能夠那么高調降臨江府了。

    “住手!”

    這個時候,一道冷厲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隨著聲音,一名中年男子模樣的男子走了出來。

    看到來人,人群中自覺的讓出了一條道來,讓那名男子迅速的了進去,站到了秦蕭兩人的身前。

    “見過家主!”

    “父親!”

    眾人馬上恭敬的行禮,三少爺也很是狼狽的到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身后。

    來人,正是江家家主。

    江家主目光有些深邃冷幽的看了看三少爺,又打量了下四周,他隱約就已經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他的目光,幽深的打量起了秦蕭和純潔哥二人。

    讓他心中有些驚異的是,他感覺有點看不透眼前兩名年輕人。

    但隱約感覺來說,這兩名年輕人應該是比較年輕的,年紀并不大。

    如此的少年才俊,并不是他們藍淅城的人。

    打量了一番之后,江家主才開口道:“兩位少俠,不知道今天強闖我江府,是到底所謂何事啊?”

    “若是我們江家有什么得罪二位少俠之處,二位少俠不妨直說。”

    “若真是我江家的人有錯,我必定會嚴懲不貸的。”

    “弄得這樣的場面,并不太好吧?”

    絕世神通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