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9826-38135786/

第三千二百六十四章 分級傳染
    小人物,也人小人物的偉大之處。

    秦蕭也是從卑微中走過來的,所以特別的能夠理解小人物的一些心里,一些想法,一些舉動。

    大部分小人物來說,能夠獨善其身,就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為了兄弟,而來拼命,不顧自己的生死,甚至做好了死的準備。

    這份心,就是極好的,就是值得他秦蕭敬重的。

    “你覺得你怎樣,才算是替你兄弟報了仇呢?”秦蕭問道。

    寸雨微微沉默了一番,想了想之后,才道:“前輩,實不相瞞。其實我一開始是這樣想的,只要我來做了這件事情,有了這份心,那就算是替我兄弟報了仇了。”

    “至于說這仇報得成不成功,那就是另話了。”

    “如果要以成功來論的話,那自然是殺的越多邪物自然就越好了。實在不行的話,那殺一個人,我也覺得不虧啊。”

    “能多殺的話,那就是賺到了。”

    “我很痛恨那些邪物,這些邪物不旦肆意的殺戮無辜,還將一些人變成邪物。”

    “原本是無辜之人,但卻被變成了邪物,變得無比的兇殘了起來,變成了殺人的棋子,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

    “我覺得,這可比死了還要難受的許多呢。死了,倒也一了百了了。”

    “但變成了邪物,變成了殺人的棋子的話,那就聽其擺布,甚至反過來殺自己身邊的親人朋友。”

    秦蕭點了點頭,確實是如此。

    如果被邪物傳染,控制變成棋子的話,那的確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

    生不如死,就是如此吧。

    撲通!

    寸雨忽然向秦蕭跪了下去。

    如此的舉動,讓秦蕭微一楞,馬上將寸雨扶了起來,道:“你這是做什么?”

    寸雨一臉肯切的看著秦蕭,道:“前輩,我知道我實力很卑微。”

    “如果我一個人去獵殺邪物的話,那根本沒有可能會成功的。”

    “剛才我情況已經說明了一切,我根本沒有可能殺的死邪物。”

    “所以——我想跟著前輩一起獵殺邪物,前輩有什么需要做的,有什么需要我去冒險的事情,都可以直接的吩咐我就行了。”

    “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寸雨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的。”

    聽到這話,秦蕭也不由的搖頭笑了笑。

    “別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了,我沒有這么殘忍的事情交給你去做。”

    “不過,如果你真的想幫忙的話,我覺得是可以幫的上的。”

    “你既然敢來獵殺邪物,那至少說明你對這些事情還算是比較了解的嘛。”

    “不瞞你說,我們并不是藍淅城的人,也只是最近才來到藍淅城。”

    “來到這里,正好聽說有一些詭異的事件發生,有邪物出現。所以,我們也一時興起,便想來看看這些邪物到底是何物,好獵殺一番。”

    “但對藍淅城,對這些邪物的一些情況,我們也是所知甚少的很。”

    “所以,如果這方面你能夠幫的到我們的話,那也算是簡接的在獵殺邪物了。”

    寸雨一聽,也頓時心中大喜。

    馬上點頭道:“好好好,這個沒問題的,前輩想知道什么,想我怎么做,盡管吩咐便是。”

    秦蕭便是問了下寸雨關于最近藍淅城發生的邪物事件,剛才那老人家已經說了不少了。

    不過,寸雨了解的情況顯然更多一些,所以讓秦蕭又收集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了。

    很快純潔哥也回來了,他那邊反饋回來的信息是除了剛才殺的那名邪物之外,還有八名邪物。

    不過,都被純潔哥殺了。

    這里的邪物,都是比較低等級的,實力境界很低,所以殺起來很容易。

    純潔哥剛才也嘗試了一下那邪物的詭異吞噬力量,讓純潔哥很難受。

    “嘖嘖嘖,那詭異的吞噬力量,太可怕太詭異了。這么奇怪的力量,真的是駭人聽聞的很。”

    “以我們如此強大的實力,竟然都要耗費一些力氣才能夠對付的了。”

    “估計這股力量,古圣境之下,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擋的住吧?肯定都是會被吞噬掉吧?”

    “靈魂一旦被吞噬掉的話,那肯定就是變成邪物了。”

    秦蕭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的。

    不過,也還有一個情況,讓秦蕭一直在想,一直都有些疑惑的。

    秦蕭道:“這些邪物可以通過吞噬其他人來將其他人變成邪物,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病毒一樣,可以肆意的傳播開來。”

    “那樣的話,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變。”

    “不斷的去裂變,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四個變八個——”

    “這樣的裂變下去的話,那就非常的可怕了,那可以迅速的吞噬掉無數的生命,迅速的將一座城池都完全的變成邪物了。”

    “嗯。”純潔哥鄭重的點了點頭,臉上稍出了些許的凝色,道:“這么想想的話,真的是太可怕了啊,連心頭都是一陣發麻呢。”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簡直就是一場大災難啊。”

    “不過想來也不會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百年時間,恐怕藍淅城早就淪陷了。”

    “但事實上,我們看到的藍淅城,邪物只是極少數,而且還隱藏的很深。”

    “那些邪物隱藏的這么深,顯然就說明他們的力量不夠強大,所以只能夠是躲在暗中,伺機而動罷了。”

    “真的有那么可怕的傳播感染吞噬力量的話,那豈不是只要給一定的時間,整個大千世界,都能夠被完全的掌控掉了?”

    “這么的逆天,不可能的。”

    這個倒是的。

    畢竟世界,也會講究一個平衡。

    越是逆天的東西,那就會有越多的限制的。

    不管是力量也好,技能也罷,生命也好,只要太逆天,那就必定會有一些限制的。

    而且,剛才獵殺的那名邪物還在那里修練,靠吸收陰煞之氣來提升自己。

    那就說明,如果想要傳染其他人,將其他人變成邪物,那就必需要將自己身體中的一部分邪惡的力量侵入被吞噬人的身體之中。

    只有這樣,才能夠完成一個吞噬的過程的。

    如此一想的話,那就好理解了,也能夠解釋的通了。

    也就是說,這些噬魂者看起來歷害可怕,可以噬人靈魂,將人變成邪物,成為殺人的旗子。

    可是,噬魂者也并不是能夠無限制的去吞噬他人的靈魂的。

    只有當他身體中積蓄了足夠的詭異力量的時候,才能夠釋放出來吞噬他人靈魂。

    所以,這是一個傳遞的過程。

    而這個傳遞,是會遞減的,越傳遞就越弱。

    而伏蕓妮口中真正的噬魂者,并不是這些普通的邪物。

    這些普通的邪物,恐怕都不知道經過幾次的感染傳遞下來的,能量已經減弱的不行了。

    藍淅城中,必定有一個比較歷害的吞噬者存在才是的。

    這才是源頭。

    想要徹底的解決藍淅城的危機,那就必須要將源頭給揪出來,將源頭給摧毀掉。

    想要了解更多噬魂者的情況,那也必須要揪出源頭才是的。

    思路,很快就定了下來。

    現在對邪物,秦蕭和純潔哥兩人也總算是有了更多更清晰的了解吧。

    “走吧兄弟,我們去掃其他的窩點。”純潔哥道。

    秦蕭點了點頭,這荒宅殺掉了九名最普通的邪物,但卻并沒有其他的收獲。

    那沒辦法,只能是慢慢的去尋找了。

    藍淅城也就是這么大點,只要那些邪物敢冒頭的話,那就逃不過秦蕭兩人的神識察覺的。

    他們的神識,可是一直籠罩著整個藍淅城呢,一直暗中的監視著藍淅城。

    只要有邪物出手的話,那他們立刻知曉。

    “前輩,兩位前輩,還請帶上我吧,我想跟著你們,一起對付邪物。”寸雨見秦蕭兩人要走,連忙的說道著。

    秦蕭看了眼寸雨,卻是搖了搖頭,道:“你剛才已經把你所知道的都詳細的跟我說了,對我們非常的有幫助。”

    “你已經幫了我們不小的忙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去做就好了,你就不要跟著我們了。”

    “你真跟著我們的話,有時候,可能也不太方便的。所以,還請理解一下。”

    被秦蕭這么一說,寸雨倒是顯得有些失落的樣子,一臉受打擊。

    不過也確實是,他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太弱了,肯定幫不上什么忙的。

    可是,他還是想做點什么啊。

    想了想,寸雨一咬牙,道:“兩位前輩,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可以提供給你們。所以,還請你們帶上我一起吧。”

    “我真的想獵殺邪物,真的想幫你們做點事。”

    純潔哥擺了下手,道:“線不線索對我們來說,已經不太重要了,這并不是重點啊。”

    “重點是,我們會有辦法去獵殺那些邪物的。”

    “所以啊,你提供的線索嘛,可能幫不上我們什么忙的。”

    “好了,你就別跟著我們湊熱鬧了,走吧。”

    但是寸雨卻是并沒有就此罷手的意思,而是馬上又追了上來,道:“前輩,你相信我一次,我真的真的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可以提供啊。”

    “雖然我并不是百分百的肯定,我也是聽說而來的,但我覺得可信度最少有七層的。”

    “這條線索,或許可以助兩位前輩揪出邪物事件背后的罪魁禍首。”

    哦?

    揪出根源?

    這下子,倒是讓秦蕭和純潔哥兩人來了幾分興趣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是可以考慮一下的。

    純潔哥看了看寸雨,正色道:“哥書可是讀的很多的,你可不要騙我啊。”

    啊?

    書讀的多,跟騙有什么關系嗎?

    不過,寸雨也沒有多想什么,而是鄭重的點了點頭,一臉無比的認真的道:“兩位前輩,我哪里敢騙你們啊。”

    “我發誓,我說的句句屬實,只是不敢保證一定是真的罷了。”

    “我聽說,江家家主的千金江藍燕小姐也變成了邪物了。”

    “為了掩蓋此事,江家家主殺了不少人呢。而且,將江藍燕小姐關押了起來,不讓任何人靠近。”

    “據說,這位江藍燕小姐就是被邪物事件的始作俑者直接傳染的。”

    “甚至我覺得,那名邪物始俑者,現在極可能就藏在江家。”

    絕世神通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