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8305-33675657/

第2845章 陷陣營
    第2845章 陷陣營  

    曹純率領騎兵離開戰場,身后追擊的飛騎,則是有曹純派遣的騎兵去糾纏,這等情況讓曹純暗中松了一口氣,這次的突襲,己方的騎兵肯定會承受嚴重的折損,而曹純將這一切歸咎到了許攸的身上,若是沒有許攸的計謀,也就不會有今日之敗,回到軍中之后,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殺了許攸。

    “陷陣之志!”

    “有死無生!”

    黑夜中,整齊的喝聲,遮蓋住了騎兵的聲勢。

    “是陷陣營。”曹純的眼神一緊,此時重騎兵正在身后糾纏敵軍的狼騎,他的麾下乃是輕騎兵,以輕騎兵的戰斗力,想要突破陷陣營的防線,有著何等的難度。

    陷陣營成名已久,連當初董卓麾下西涼軍中最為精銳的飛熊軍在對戰陷陣營的時候,都不能做到突破,而這些年來,陷陣營更是取得了一個個耀眼的戰績。

    想要離開戰場,就勢必要突破陷陣營的阻攔,至于說將陷陣營擊潰,曹純倒是這樣想過,但是真正去做的話,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曹軍騎兵的沖鋒,并沒有影響到陷陣營將士的斗志,他們在戰場上,無論是面對敵軍騎兵還是步卒,都會全力以赴,騎兵在不少人的眼中或許是可怕的,但是在陷陣營看來,只要是敵軍都是一樣的,他們的目的就是在戰場上能夠出色的完成任務,給敵軍造成最大的傷害。

    陷陣營的將士擁有著百折不撓的信念,他們在面對敵軍進攻的時候,不會因為敵軍的戰斗力強悍而有絲毫的退卻,為了戰斗,他們不惜性命。

    正是因為這樣的信念,在面對一個個強大敵人的時候,陷陣營取得了如此耀眼的戰績,無論是任何一支隊伍,如果在面對敵軍進攻的時候,缺乏取勝的信心的話,戰場上將會出現何等的形勢。

    信心,是軍隊戰爭下去的根本,這一點上,曹純也是明白的,只是當前曹軍的騎兵在面對戰爭的時候,并沒有太大的信心,屬于他們的突襲,屬于他們的表演,而今為晉國的騎兵打斷,甚至在面對晉國騎兵的時候,不得不盡快離開戰場,以求讓性命得到保全,這對于曹軍騎兵來說何嘗不是諷刺。

    “殺!”曹純沒有太多的選擇,他要率領騎兵盡快擺脫陷陣營的糾纏,至于說從兩邊離開,恐怕會更加的危險,兩側的樹叢之中,不定有著多少敵軍正在埋伏,而騎兵進入樹叢之后,戰斗力將會銳減,是不明智的做法。

    曹純沒有率領過騎兵與陷陣營戰斗,以往只是聽說過陷陣營的種種名頭,當初對于陷陣營,曹純是不屑一顧的,在他看來,無論是多么精銳的步卒,終究還是步卒,他們在面對騎兵的時候,難以給騎兵帶來太大的傷害,陷陣營在對戰騎兵的時候有著很好的辦法,騎兵完全可以選擇在戰場上與敵軍周旋,憑借著騎兵的速度,消耗重甲兵的實力,只要能夠保證這一點,就是立于不敗之地。

    但是現在,陷陣營把守著曹軍騎兵撤離的主要道路,如果不將陷陣營消滅的話,將會有更多的騎兵折損在沙場上,這些道理曹純還是能夠看明白的。

    跟隨曹純沖殺的曹軍騎兵則是心中惶惶,這次的突襲演變成為了而今的局面,騎兵心中的驚慌可想而知,若是能夠在交戰中存活下去的話,誰也不愿意赴死。

    戰場是殘酷的,他會讓昔日的袍澤永遠的離去,但是戰場也是充滿著魅力,想要在軍中有著更大的作為,戰場上的功勞就是他們提升個人職位的地方,對于曹軍的騎兵來說可能不是如此,但是陷陣營卻是這般。

    這是剿滅曹軍騎兵的機會,陷陣營的將士會拼盡全力,阻擋敵軍的突圍。

    “防御!”高順直接下達了命令。

    隆隆而來的騎兵,向著陷陣營釋放了箭雨,箭雨過后,他們看到的是星星點點的火光,一支支箭矢敲打在盾牌、鎧甲上之后,無力的掉落在了地上。

    而陷陣營的反擊也在這種時候的到來,上百名弓箭手,釋放了手中的箭矢。

    在弓箭手的選擇上,陷陣營的標準之嚴格可想而知,作為軍中最為精銳的步卒,高順對于陷陣營的要求是極為嚴格的,這也是為何陷陣營能夠越來越強大,在面對敵軍的時候,并不會因為敵軍的強悍而退縮的原因,無論面對何等強悍的敵軍,他們有著取勝的新年,他們能夠將平時的訓練成果展示出來。

    騎兵靠近陷陣營之后,他們策動戰馬沖鋒之后帶來的沖撞,不過是讓手持盾牌的陷陣營士卒后退了數步,在每一個盾牌的后面,都是有著兩名士卒,這樣的話,在抵擋騎兵沖鋒的時候,不會有更大的問題。

    戰馬在完全沖鋒起來之后,威勢是何等的強大,若是不能阻擋住騎兵的進攻,縱然是盾兵身后的是裝備了重甲的陷陣營,在這樣的爭鋒之中,仍舊要承受不小的折損,陷陣營將士身上的重甲,是為了能夠給他們提供戰場上的保護,讓他們在面對敵軍箭矢的時候,不至于沒有防守能力。

    絕對強悍的防守能力,正是陷陣營一直追求的。

    而今展現在曹軍騎兵面前的,正是陷陣營絕對的防守,騎兵面對步卒的時候有著很大的優勢,然而屬于騎兵的優勢,在陷陣營的將士面前顯得是這般的可笑,想要憑借騎兵的沖鋒起來強大沖撞力來擊退陷陣營,卻是為陷陣營阻擋了下來,不少騎兵在戰馬遭受到了沖撞之后從戰馬上跌落下來,他們的騎兵是精湛的,在如此情況下,他們連在戰馬上保證身體平衡都難以做到。

    在如此交鋒之中一旦從戰馬上跌落,就意味著死亡,咋這樣的交戰之中,縱然是躲過了敵軍的進攻,其他的袍澤在沖鋒的時候,也難以做到在幫忙的,這是在戰場上,稍有不慎,就會有殞命的危險。

    (本章完)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