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68305-29026491/

976.第976章 屯兵壺關(求訂閱)
    976.第976章 屯兵壺關(求訂閱)  

    “主公,田豐暗中說主公治軍無方,麾下的士卒軍紀散漫,這般下去丟失民心。”許攸低聲道。

    袁紹冷哼道:“好一個田元皓,竟然在背后說本侯的壞話,待本侯率軍攻破了壺關之后,再與他計較。”

    “主公,其實我軍攻占河內之后,大可不必將河內之地給曹操,若是據為己有的話,不僅能夠進軍并州亦是能夠兵發長安。”許攸道。

    袁紹眼前一亮“子遠之言甚是,之前本侯怎么沒有想到這一層,不過那曹孟德可不是好易于之輩。”

    一旁的逢紀笑道:“主公,若是此番能夠攻破并州的話,我軍遲早與曹操會有一戰。”

    袁紹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如今曹操占據了徐州、兗州、豫州之地,雙方早晚會有一場戰斗,不可能任由曹操這般在中原發展下去,而且曹操不是一個安分的人,說不定下一步謀劃的就是荊州。

    “不過主公不可在此時和曹操翻臉,待攻破了并州之后再說不遲。”逢紀提醒道,對于許攸的話語他是贊同的。

    “傳令各部將領約束好麾下的士卒,懷縣乃是河內的郡治所在。”袁紹道。

    許攸面露得色,本來他的目的也是為了勸諫袁紹約束麾下的將士,不同于田豐的行徑,他的做法不僅能夠提升其在袁紹心中的地位,還能夠順勢詆毀田豐一番,可謂是一舉兩得。

    至于說逢紀,許攸壓根就沒有放在心上,論智謀,逢紀比著他差了很多,不過是仗著袁紹的信任,在冀州有著很高的地位罷了。

    并州軍放棄河內,給聯軍減少了很多的壓力,若是并州軍據城死守的話,即便聯軍能夠攻破沿途的城池,一是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壺關外,諸侯的軍隊在數日之內聚集了十萬之眾,遙遙看去,壺關外全部是密密麻麻的敵人,望不到邊際。

    壺關作為并州的重要關卡,地勢比之長安周邊的關卡在險要程度上要差了一些,在經過并州軍的反復修繕之后,亦不是輕易可以攻破的。

    坐落在兩座大山之間的壺關,敵軍能夠進攻的方向只有一面,在極大程度上減輕了守軍的壓力,別看諸侯的大軍有很多,能夠投入到戰場上,攻打壺關的最多不過四千人。

    大軍聚集壺關,并州軍丟失的城池不在少數,這些城池落入諸侯聯軍的手中之后,不愿意離開的百姓會遭受到什么樣的下場可想而知。

    諸侯聯軍攻打并州,對于并州造成的傷害必然是巨大的。

    壺關內,呂布端坐在上首的位置,掃視了一眼下方的將領,聚集在壺關內的將領可以說都是并州軍的頂尖人才了。

    典韋、徐晃,黃忠、徐榮、蕭衍、楊風、王越、趙數,皆是軍中的頂梁柱。

    “諸侯大軍不日就會對壺關發起進攻,負責守關的各部將士,務必不能懈怠,壺關乃是晉陽的重要屏障,壺關若失,則并州將會陷入到戰火之中。”呂布道。

    眾人轟然稱喏,眼神之中滿是灼熱,戰爭對于武將來說就是提升職位獲取軍功的事情,作為并州軍的一員,他們不畏懼戰爭。

    “文和負責嚴查壺關之內宵小之輩,不給諸侯可趁之機,對于諸侯大軍的動向亦是不能松懈。”呂布道。

    有著諸侯大軍的進入,河內的世家再次活躍了起來,以往損失的東西,亦是從百姓的身上奪了回來。

    “喏。”賈詡拱手道。

    “主公,諸侯大軍就在距離壺關二十里之處,我們何不偷襲一番。”典韋突然道。

    聽到典韋的話,不少將領露出笑意。

    賈詡道:“典將軍勇冠三軍,然而諸侯之中亦是不乏猛將謀士,其必然對我軍防備有加,偷襲之事,恐怕難成。”

    典韋撓了撓頭道:“到時候有什么需要出力的,軍師可不要忘了俺老典。”

    “自然,自然。”賈詡撫須笑道。

    帳內的氣氛經過典韋這么一說輕松了不少。

    “諸侯聯軍有近二十萬之眾,且諸侯軍中有不少的猛將,不出所料的話,諸侯定然會派遣猛將前往壺關外搦戰,到時諸位勿要手軟,多多擊殺諸侯聯軍的將領。”呂布道。

    “主公放心,末將對于敵人從來就不會手軟,若是有敵將搦戰,末將第一個前往。”聽到搦戰,典韋頓時興奮了起來。

    呂布笑道:“好,到時典將軍第一個出馬,不過本侯要的是首戰必勝。”

    “若是不能完成任務,末將提頭來見。”典韋拍著胸脯保證道。

    “本侯要你的頭顱有何用,本侯要的是敵將的頭顱。”呂布瞪了典韋一眼道。

    “那末將就帶敵將的頭顱來見主公。”典韋急忙改口道。

    軍中將領見典韋如同孩子一般,大笑不止,以往典韋在他們的面前可是以嚴厲著稱的,尤其是呂布的親衛,體會最為深刻,他們的訓練量比之普通的軍隊強了數倍,而且典韋也是變著法的整這些親衛。

    跟隨在呂布身旁的時間久了,典韋見識過飛鷹和影衛的訓練,在訓練親衛的時候,亦是加入了一些新鮮的東西。

    “主公,之前是屬下思慮不夠周全,以至于在河內戰場上損兵折將。”徐晃面露羞赧之色,在河內兵敗,給并州軍帶來了不小的動蕩,作為軍中主將,徐晃有著不可推脫的責任。

    呂布道:“公明日后在戰場上需要更加謹慎,待擊退諸侯聯軍之后,再行論功行賞,有過者自會罰之。”

    “喏。”徐晃抱拳道,他知道呂布這般說,是為了給他機會在戰場上建功立業。

    壺關外,諸侯全部聚集在中軍大帳之內,沒有蔡瑁在一旁指手畫腳,諸侯感覺舒服了很多。

    蔡瑁畢竟是代表漢室前來的,言辭之間也多次表達了會做諸侯聯盟的盟主,蔡瑁有著什么樣的能耐,諸侯一清二楚,之所以容忍蔡瑁是因為他代表的是漢室,一旦將壺關攻破之后,誰還會給所謂的漢室顏面。

    漢室的顏面早就在數次的動蕩之中丟失的一干二凈了,諸侯之所以把漢室放在嘴邊,是因為漢室能夠給他們帶來一定的利益。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