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66761-43052789/

第3641章,怨氣
    昭禾聽力極佳。

    她聞風色變,嘴巴張的大大的。

    而白洛邇卻整個人呆滯在那里,他想到獵殺的那只鶒芳怪。

    村子里一直太平,龍兒引來了鶒芳怪,他帶著龍兒離開,鶒芳怪又出現在列車上,按理說,村子里應該徹底太平了才是。

    怎么會,一夜之間……白洛邇震驚之余,不免多想。

    面色煞白如紙,濃烈的自責交織在心頭。

    那個村子里不光有程寶柱、張大萍這些歹人,還有善良支教的老師啊,還有李超家那樣淳樸的村民,還有破舊學校里可愛的孩子們。

    白洛邇不能接受!“少主!”

    手下道:“按照您的吩咐,我們安排村長,去做程寶柱跟張大萍的思想工作,想讓他們同意程力去學校學習,接受教育,可是我們今天剛剛進入村子,就發現,村子里鴉雀無聲,一片靜謐,不管是大人孩子,貓狗牛羊,全都成了白骨!”

    這種事情,太詭異了。

    即便是鎮子上派警察過去,也是查不出所以然的。

    白洛邇啞聲道:“我知道了,你們關注著點,有什么動靜再告訴我。”

    通話結束后,白洛邇渾身僵硬地坐在那里。

    會不會跟鶒芳怪有關?

    昭禾見白洛邇這般,忽然想起昨晚的夢來!漫山遍野的怪蟲子,就在以前住過的大山地下冒出來,一點點爬向了村子。

    可是,她看了都害怕,又何必告訴白洛邇知道呢?

    她還是小蛇仙呢,可白洛邇卻是一個凡人罷了。

    昭禾見白洛邇眼中騰起武器,眼白的部分一點點紅了,好像要哭了,她咬著唇,想起昔日好友也是萬分不舍。

    可是,她還是要寬慰白洛邇的:“白洛邇,謝謝你。”

    白洛邇一怔,木然地望著她:“啊?”

    昭禾握住他的手,甜甜一笑:“如果不是你當機立斷要帶著我跟阿奶離開,我們現在,肯定也成了白骨了呢。

    所以你是對的,你提前帶我們離開,你是對的。”

    白洛邇苦笑:“我是對的嗎?”

    昭禾用力點頭:“當然!至于那邊有什么情況,我們隔這么遠,我們又不知道,跟我們也沒什么關系了。

    能得你的幫助提前離開,避開這場禍事,已經是萬幸。”

    昭禾現在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跟沈玉英說罷了。

    沈玉英一把年紀,已經死了一個兒子。

    如果現在,告訴她她的小兒子一家三口也沒了,鄉親們都沒了,只怕她年紀大也是受不住的。

    昭禾想了想,望著白洛邇:“這件事情,我們就當做不知道,以后反正也不會回去了,也不會再想起、不會再談起,我們不要告訴我奶奶,好不好?”

    白洛邇知道她的意思,沈玉英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這都去看醫生了,還是不要受什么打擊了。

    白洛邇點頭,卻又道:“昭禾,你自己那字帖練會兒字吧,我需要休息一下。”

    昭禾懂事地點頭:“好。”

    她收拾了一下,把自己的課本文具拿回房間,趴在書桌前認真練字。

    而白洛邇閉著眼,下一秒便瞬移到了之前的村莊。

    他隱身懸浮于半空中。

    空氣里,連血腥的氣味都沒有,土地上、田埂上、院子里……哪兒哪兒都是干干凈凈的。

    沒有任何廝殺的痕跡。

    只是那一具一具的白骨實在令人不熱直視。

    八成以上的尸骨,都是在自家床上的,還蓋著被子,枕著枕頭,人已經沒了皮肉跟毛發。

    白洛邇知道,必是出了妖了。

    但這么巧,與他弄死鶒芳怪是同一個晚上,這么巧,又是在這個村子里。

    為什么,他感覺到的不是巧合,而是報復的氣息?

    這是有什么東西沖著他來了。

    而且,如果他不能提前預防,無辜而死的人只會更多。

    白洛邇取出小寶瓶,望著寶瓶,忽然問青狐:“你遇見我的山脈,可有妖?”

    青狐不說話。

    白洛邇隔空寫字打入瓶中。

    青狐沒有回應。

    白洛邇晃了晃,青狐終是開口了:“大仙,這座山脈沒有妖,但是有鶒芳怪,好多好多的鶒芳怪,成千上萬的鶒芳怪,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白洛邇:“你之前為什么不說?”

    青狐:“我是剛剛感覺到的。”

    白洛邇:“你如何感覺到的?

    你明明在寶瓶之中。”

    青狐:“實不相瞞,小女已經修煉四百多年,只差一個雷劫便可飛升了,不過在成仙之前,我只能是只狐貍精而已。

    但是我是青狐,青狐擅長媚術,媚術中與鶒芳怪的幻術也有相似之處,之前小女的母親,曾經告訴過我,青狐的媚術對于鶒芳怪的幻術是無用的。

    所以讓我一旦遇上鶒芳怪,立即離開。

    我雖然待在寶瓶中不得出去,可是大仙日常說話,我卻是聽得清清楚楚的,今日有人說村里只剩下皚皚白骨,昨晚你又殺了鶒芳怪,我頓時覺得二者之間必有聯系。

    我不由想起那晚,我在山中湖泊沐浴,其實在大仙出現之前,我感知到大山的振動,感受到成千上萬只螞蟻朝著我的方向涌了過來。

    我原本是不畏懼的。

    可是大仙忽然出現,那些東西又退下了。

    現在想想,細思極恐,如果大仙當時出現的晚了,我怕是已經被吃了。

    聯系所有,我才確定,那晚那些不是螞蟻,必然是鶒芳怪的族群!大仙,我懷疑你斬殺的不是別的,是鶒芳怪的小主子!”

    知道之前真相的白洛邇,難以接受!他不過殺了一只害蟲,便有這么多無辜村民殞命!這是他身上間接落下的殺戮!“啊!!”

    白洛邇仰天一口,震懾八方。

    趕來的警方誠惶誠恐地拍下一張張黑白照片,做著記錄。

    他們聽不見白洛邇的聲音,看不見他的身影,卻清楚地感覺到整座山脈都跟著震了震,似有地震、塌方等模樣。

    警員們愣了一兩秒后,紛紛沖上了車,踩下油門,奪命而逃!白洛邇的雙眼猩紅,無比痛苦!他的妹妹是九重天上的天后,可他卻讓妹妹犯了難,間接連累了村里這么多的無辜生命。

    他幻出一面鏡子,忐忑不安地一點點往上挪著。

    他偷偷看自己的眉宇之間。

    沒有“墮”字。

    白洛邇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哭了。

    情緒稍稍平復,他為整個村子的亡靈念了一段又一段的往生咒,助他們順利投胎。

    青狐聽著往生咒,覺得新奇無比,她也是修仙的,之前也拜師學過一些道術,只是師父死的比她早,她沒能多學幾年罷了。

    她也學過清平咒,可以擊潰重冤之地的怨氣,可以化陰宅為陽宅,可以送孤魂野鬼進入往生門,速速投胎。

    可是,像白洛邇這樣的咒術,她聞所未聞。

    她細細品著,卻感覺有種悲憫與仁慈的力量,似乎與她學的清平咒有異曲同工之處。

    她懷疑地問:“大仙,你該不會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

    不然,咒術為何與她所學不同?

    不然,小道士都知道的鶒芳怪,他為何不知?

    他似乎對于這個世界的很多事情,都聞所未聞,所知甚少。

    白洛邇放出了她。

    他睜開眼,望著她:“你若是會,便幫我一起念,亡靈太多,趕緊送走。”

    不送走,久而久之,這里便會成為陰氣極重之地,必出妖魔,必害無辜。

    青狐原想答應的。

    可是,她放出來后,望著眼前一頭白發謫仙清絕的男子,那一瞬,心好像不會跳動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