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9762-35281986/

第5374章 陣法啟動的原因
    第5374章 陣法啟動的原因  

    看著傅未明那滿臉笑意的樣子,葛吟翔氣得是咬牙切齒,手中長槍指著傅未明,怒斥道:“你攻城拔寨,殺害無辜,良心何安?”

    傅未明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葛舵主,你我都是霸侯,是高高在上的強者,又何必在意那些凡俗之人的生死。如果對別人顧慮太多,只會束縛自己罷了,有時候,我們應該無視那些螻蟻。”

    “住嘴。”

    葛吟翔面露殺意,沉聲道:“傅未明,你傷天害理,就算我解決不了你,極殿早晚要了你的命。”

    傅未明冷笑道:“可惜呀,永亭分舵地處偏遠,極殿只怕早就已經把你們忘了。不然的話,怎么到現在,也沒見派出一名霸侯來支援你們?”

    聽到這話,葛吟翔不禁想到田斌等幾個沒用的家伙,心頭更是憤怒。

    副舵主紀由儉是個火爆脾氣,咬牙道:“舵主,快快下令,我就算拼了這條老命,也要多殺幾個惡徒。”

    巡行官聶恬也是一臉憤怒:“舵主下令吧,我想到那些被殺害的婦孺孩童,就恨不得把云歌派的人斬盡殺絕。”

    眾人紛紛請命,想要進攻。

    但葛吟翔卻并未立刻下令,臉上滿是沉重之色。

    不削弱陣法,或者奪走傅未明的兵器,永亭分舵就沒有絕對的勝算,打下去不過是自我消耗罷了。

    作為舵主,葛吟翔不得不深思熟慮,再做出決定。

    沉默片刻,他對傅未明問道:“我想知道,為何我眼看打掉了你們所有的崗哨,你還能提前開啟防護大陣?”

    傅未明笑道:“誰告訴你,陣法開啟是因為那些崗哨通風報信?”

    葛吟翔皺眉道:“那是因為什么?”

    傅未明搖頭道:“這是機密,如果我說了,日后豈不是會被你們利用。”

    “防護大陣開啟,并非因為崗哨有人通風報信,而是因為崗哨自身就是感應陣法,當感應到有永亭分舵的人出現,云歌派的防護大陣就會自動開啟。”

    就在這時,永亭分舵大軍中,有人大喊道。

    聞聲,眾人無不變色。

    葛吟翔眉毛一挑,注意著傅未明的表情,從眼眸深處神情波動中,他看出來,剛才那人的話說對了。

    “竟然是陣法感應,我一直對付崗哨的修者,卻忘了崗哨本身。原來那些人,只是傅未明布置的障眼法。”

    葛吟翔明白了真相,頓時覺得輕松了許多,只要把云歌派的崗哨點全部徹底破壞,下次進攻,自然不懼云歌派的防護大陣會提前開啟。

    他回頭看向人群,發現眾人的目光落在陳陽的身上,這才知道,原來說出真相的人,就是此人。

    倒是沒想到,居然是從虎噬峰來的人。

    “東方玄,你過來。”

    葛吟翔招了招手,陳陽飛到了他的面前,他問道:“你是怎么知道,那些崗哨是感應陣法?”

    陳陽指向下方地面放射的光芒,道:“啟稟葛舵主,我之前來探查的時候,發現云歌派的防護大陣有接收感應的微型陣法,一開始我還不知道是作何用,現在一想,我才明白其中緣由。不得不說,云歌派的陣法,布置得非常高明。”

    一聽此言,葛吟翔等人,這才知道怎么回事。

    可是,陳陽居然來探查過云歌派的防護大陣,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而且他來了永亭分舵才三日,就知道了云歌派陣法的底細,這眼力未免也太高明了。

    別人不知,陳陽是何時探查了云歌派的陣法,但田斌、李媚兒四人卻知道。

    他們都是心頭一驚,這才知道,前兩日陳陽居然到了云歌派探查,而且安然無恙地返回,這膽子、本事,可真不是一般大。

    不止是永亭分舵的人,云歌派的傅未明也是心頭吃驚。

    云歌派的陣法,不是他布置的,而是他費盡心思,請了一個非常高明的大陣法師前來布置。

    除了他之外,沒有人知道為何每次防護大陣都能自動開啟?

    可其中的原因,居然都被眼前這青年說中了。

    不僅如此,為何此人前來云歌派探查,卻沒有發現他的蹤跡,難道是從陣法林過來的不成?

    這就更奇怪了,別說是四星三重修者,就算是九重霸侯葛吟翔,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穿過陣法林。

    收回思緒,傅未明笑道:“哈哈哈,都是一派胡言,居然還說得頭頭是道。”

    “是不是一派胡言,等我破了你們的防護大陣,便可真相大白。”

    陳陽冷聲道,對于挑起戰爭,殺害無辜百姓的傅未明,他是沒有半點好感。

    現在他想盡快解決云歌派的麻煩,不僅是為了返回虎噬峰專心修煉,也是希望能平息戰亂,讓那些普通百姓能活下來。

    “破陣有那么簡單嗎,你以為是吃飯喝酒?”

    傅未明目光冰冷,在他的眼里,四星三重的陳陽根本不值一提,他想殺就殺。

    不過,葛吟翔卻對陳陽多了幾分重視,問道:“破解云歌派的防護大陣,你需要多長時間。”

    “不被人打擾的話,只需半柱香的時間。”

    陳陽早已把陣法看得透徹,加上《仙魔道典》中有相關的破陣之法,花半柱香的時間已經是十分保守的說法。

    在他看來,若是無人干擾,在五分鐘之內,他就能破陣。

    “哈哈哈……”

    傅未明嘲諷地大笑起來,一臉鄙夷道:“小子,即使是關閉陣法,半柱香的時間也無法完全做到。你竟然說,你只需半柱香時間,就能破陣,這不是在吹牛嗎?”

    “破陣是破壞陣法,不是關閉陣法,需要的時間自然更短。”

    陳陽故意解釋,是為了給傅未明施加心理壓力,如此一來,待會如果開戰,傅未明分神的話,便能給葛吟翔帶來優勢。

    他對葛吟翔一拱手,正色道:“葛舵主,還請你安排兩名霸侯保護我,我可以立刻破陣。”

    葛吟翔目光瞇縫了下,臉上露出猶豫之色。

    云歌派的大陣,他一直覺得很玄妙,現在陳陽說半柱香便可破陣,他心里是半信半疑。

    如果真讓陳陽去破陣,那他就要下令發動進攻,這絕不是小事。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