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58065-43052809/

第2989章
    諸天世界在被黑暗能量污染,進入黑暗時代之后,大半世界已經被毀去,只有少數世界幸免于難,要么處于崩潰的邊緣,要么化作奇妙無比的秘境,要么變異成更加古怪的世界。

    故,諸如此類碩果僅存的世界,現如今被統一稱之為神秘世界。

    沒錯,被黑暗能量污染之后,仍然存在,具有許多神秘之處的世界,便被諸天遺民統稱為神秘世界,一個包含無數神秘的世界。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至今諸天遺民都無法解釋這些世界,為什么還能夠在黑暗能量的污染下成功保留下來,一切都看起來那么的神秘,并且還有許多特別,被稱之為神秘世界,也是理所應當的。

    而這孕育有神奇金鱗,及萬千珍稀食材的美食界,便是這碩果僅存的神秘世界之一。

    美食界,在諸天世界時期,又被稱之為神之食堂,意指那里是創世神族培養食材的特殊世界,一花一草,乃至一捧泥土,似乎都可以食用,更不用說還有諸神都貪婪的美味食材——金鱗。

    因此,這只有創世神族才能夠享有的世界,一般是不允許其它種族進入的,只有創世神族想吃什么好東西的時候,才會有從屬種族,持神令,進入美食界為神尋找美食。

    也就是說,美食界有創世神族施加的強大封印,并非像其它世界那般,可以任意往來。

    除此之外,便是三百年一次的奪金鱗之賽,那是美食界唯一一次對外開放的時候。

    也許,美食界平時被封印,也就是因為此事。

    畢竟,若是可以正常任意往來,以諸天世界的人口基數,美食界恐怕早就被挖的一塊土都不剩下,被諸神給肆意吃光。

    所以美食界必須有一定的限制,讓里面的食材有一段恢復的時期,也正好迎合金鱗三百年成熟,味道達到峰值的條件。

    現如今,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初創世神族設下的封印仍在,還是因為黑暗能量產生什么變異,美食界依然還是三百年開啟一次,一次孕育一條金鱗,及大量神奇的食材。

    而因為這金鱗是美食界的精華孕育,本身有蘊含神性的特點,自然成為諸天遺民,各大惡族爭奪的對象。

    不只是金鱗,三百年的生態環境恢復,美食界還孕育有大量神奇的食材,能夠提升修為和戰力,聽說對成為未知種也有極大的幫助。

    故,像神秘世界美食界這般,為數不多,資源豐富,相對也比較安全的特殊世界,自然成為諸族勢必要爭奪的存在。

    對此,不得不讓人感慨一句無論諸天世界時期,還是如今的黑暗時代,美食界都伴隨著血雨腥風,殺戮和爭奪,令人唏噓哀嘆。

    而為了保障蒼穹集團的發展,現在蘇陽也不得不加入這場殺戮和爭奪之中。

    并且,在這場爭奪之中,聯手霸占了美食界的十大惡族,都將會是蘇陽和蒼穹集團的對手。

    只是,話雖這么說沒錯,可問題的關鍵是,就算蘇陽想要參與,恐怕也是個問題。

    是的,十大惡族聯手封印了美食界,除了它們之外,任何外族都不得踏足美食界半步,否則便會群起而攻之,確保美食界的利益。

    因此,蘇陽若想要代表蒼穹集團參與到金鱗的爭奪之中,首先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取得奪金鱗的資格,十大惡族以外的資格。

    這就是為什么,蘇陽都已經決定和十大惡族競爭的時候,提出奪金鱗計劃的海神王獸敖,卻說蘇陽沒有資格的主要原因。

    然,面對海神王獸敖的提醒,蘇陽并未露出任何意外的神色,始終保持著平靜,邪逸笑道“敖王,既然你敢提出奪金鱗的計劃,想必有辦法讓蒼穹集團獲得資格吧?”

    沒錯,海神王獸敖既然敢提出蒼穹集團參與奪金鱗之賽,以此令死海一族承認蒼穹集團為海洋之民的一員,那么海神王獸敖就有讓蒼穹集團參與奪金鱗之賽的辦法。

    果不其然!

    海神王獸敖面對蘇陽的詢問,笑著說道“十大惡族,縱使有強有弱,彼此之間實力也差距不大,相差無幾。反觀非十大的惡族,雖然整體實力不如,可總會蹦出一兩個實力非凡的天才,恰巧這些天才又在十大惡族的統帥之下。”

    蘇陽立刻就明白了海神王獸敖的意思,若有所思的說道“只要十大惡族承認為其中的一員,就可以代表十大惡族參賽。對嗎?”

    海神王獸敖緩緩點頭說道“沒錯,陸上那些惡族就是這么做的,從自己的附庸種族之中挑選強大優秀的戰士,承認其為十大惡族的一份子,就像是雇傭兵一般,為大惡族而戰,奪取金鱗。吾等死海一族,亦是如此。原本奪金鱗只是深海一族的事情,因為競爭力越來越大,深海一族也不得不開放奪金鱗的權限,人魚一族、海王一族、及吾之海獸一族,也都開始年年參與到奪金鱗的競爭之中。”

    蘇陽問道“敖王的意思是,我蒼穹集團加入海獸一族,換取奪金鱗的資格?”

    海神王獸敖微微搖頭說道“這確實是辦法之一,但吾卻不得不很可惜的告知汝,距離下一次奪金鱗,只有不足三十年的時間。而奪金鱗的隊伍,早在第一個百年的時間就已經完成籌備,且時至今日已經磨合的很好。所以……”

    海神王獸敖雖然沒有把話說完,但是表達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

    奪金鱗之賽,歷史悠久,可追溯到諸天世界時期,自然有一套十分成熟的奪金鱗之法。

    況且,無論是諸天世界時期,還是現在的黑暗時代,奪金鱗關系到整個種族的強盛與否,自然是只有一個非常成熟的團隊才能夠有極大的希望奪取金鱗,臨時插人進去,先不說海獸一族自己是否愿意,至少其它三大海族是肯定不會同意。

    故,想要以加入海獸一族的名義,參與到奪金鱗之賽,顯然有點不太可能。

    因此蘇陽也暗暗有點頭疼,瞇著眼問道“敖王想要表達的意思,蘇某人差不多已經清楚了,看來這一次的奪金鱗,蒼穹集團將沒有資格參與。”

    海神王獸敖緩緩點頭說道“沒錯,吾之建議是這一次放棄奪金鱗,反正也不過是區區三百年的時間,蒼穹集團也等得起。不如等到這一次奪金鱗結束之后,吾海獸一族,贈予蒼穹集團幾個名額,但是否能夠真正通過選拔,成為奪金鱗的參賽成員,就要看蒼穹集團自己的本領了。畢竟,奪金鱗一直都是由深海一族負責,即便是現在其余三大海族也可以參與,可畢竟術業有專攻,吾等都沒有深海一族專業,需要接受它們的訓練和統籌才行。”

    蘇陽微微皺眉說道“也就是說,即便是成功通過選拔,參與了金鱗的爭奪,我蒼穹集團也無法做主,很多時候只能做炮灰,任由深海一族馭使。”

    海神王獸敖回道“事實就是如此,包括陸上人也是這般。即便是允許他族強者,代替大惡族參加金鱗的爭奪,很多時候也是擔任炮灰,比較高級的炮灰。”

    蘇陽瞇著眼問道“難道它們就沒有怨言嗎?”

    海神王獸敖搖頭說道“何來怨言?只要在美食界有巨大的收獲,即便是沒有金鱗,一些別的食材,也能夠起到極大的助益,增加黑暗支配者的轉生幾率。故,對于一些壽命走到盡頭,實力已經達到極致,追求更進一步的人來說,這份大機緣,即便是冒險也不愿意錯過。”

    蘇陽冷然說道“但我們蒼穹集團不一樣,我決不允許蒼穹人白白犧牲,更不用說給別人當炮灰之類的事情。”

    海神王獸敖無奈說道“吾知這確實有些難以讓人接受,也請汝相信一下吾,吾會盡量保全蒼穹集團參加奪金鱗的強者。”

    蘇陽無比邪氣凜然的笑道“敖王,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是我蒼穹集團有自己的風格,絕不為奴,自己做自己的主人。故,即便不是炮灰,可如果不能讓蒼穹集團自己主導奪金鱗,那么此事不提也罷。”

    海神王獸敖微微有些惱怒的說道“成年人,都懂得取舍!”

    蘇陽擲地有聲的回道“蒼穹集團沒有取舍,也決不妥協。否則敖王以為,我蒼穹集團為什么會遠離黑暗大陸,踏上這片未知的大海?就是因為,我們蒼穹集團決不允許任何人,站在我們頭上,指手畫腳。”

    海神王獸敖臉色微微一冷,道“既然如此,那吾就沒有任何辦法了。”

    蘇陽站起來,雙手壓在桌子上,上身微微前傾,邪氣笑道“聽著,我這里還有一個更好的辦法。蒼穹集團不會加入海獸一族,也不會代表死海一族爭奪金鱗,而是會代表吞天蟲族參加金鱗的爭奪。敖王你覺得如何?”

    海神王獸敖皺眉說道“你即便是為吞天蟲族奪了金鱗,又如何?依然不過是陸上人,與吾之大海沒有任何干系。”

    蘇陽邪氣笑道“海洋法典第三則,凡手持金鱗者,皆為大海之民。這句話,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無論是陸上人也好,海洋生命也罷,誰取得金鱗,獻給海神,那么他就是大海之民。對嗎?”

    海神王獸敖聞得蘇陽此言,當場就驚呆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才好。

    皆因,蘇陽所描述的事情,在歷史上可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且不說別的,以吞天蟲族的名義,參加金鱗的爭奪,卻用來獻給海神,完成海洋法典第三則的要求。

    這樣的行為……?

    蘇陽是瘋了嗎?才會做出這樣不理智又瘋狂的舉動。

    不,蘇陽沒瘋!

    而海神王獸敖心里面也十分的清楚,先不論蘇陽是否能夠成功奪下金鱗,他所提出來的辦法,原理上是行得通的。

    皆因,神無所謂忠誠!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