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30550559/

正文 番外,普林星系篇(2)
    番外,普林星系篇(2)  

    白晨來到栗兒的房間,然后在她的東西里翻找起來。

    大齡少女雖然想阻止白晨,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白晨從中翻找出了一個游戲器。

    “就是這個。”

    白晨拿著游戲器,可是翻來覆去的感受,卻沒有發現其中有嘉麗文的靈魂碎片。

    “沒有?奇怪?為什么會沒有?”

    “白晨,會不會需要使用?”吳語說道。

    白晨心中一動,立刻將游戲機打開。

    白晨就坐在那里玩著游戲,這是一個闖關游戲。

    這畫面看起來有些怪怪的,在一個武學圣地中。

    這個男人居然坐在那里玩游戲。

    可是白晨卻忘我的玩著游戲。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三個小時過去了……

    吳語一直耐心的等待著。

    終于,白晨通關了,在通關的瞬間。

    大齡少女眉頭一挑,她感覺到游戲機里傳來一股特殊的氣息。

    然后她就看到,白晨伸手一拉。

    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出現在大齡少女的面前。

    “白晨……你……終于來了……我好困。”

    說著,那個模糊的身影躺在旁邊的床上,睡著了。

    白晨的動作很輕,非常輕的將這個模糊的身影收起來。

    “找到了嗎?”吳語問道。

    “嗯,找到了。”白晨點點頭:“我們該離開這里了。”

    “等等……我有問題。”

    大齡少女充滿了疑惑,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白晨伸手拉起吳語,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消失了……

    他們已經走了?

    大齡少女作為女武神,她覺得自己已經知道了幾乎所有的秘密。

    可是這天,她卻發現自己知道的不夠多,遠遠不夠。

    白晨和吳語離開了那棟樓,卻發現天色已經很遲了。

    這時候的原始武道館已經關閉了,不再對外開放。

    “白晨,我們還進去嗎?”吳語問道。

    對白晨來說,如果他要去什么地方,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他。

    不過她發現,白晨的腳步停止了下來。

    “你不想進去嗎?”

    “我曾經規定過,武道館夜不待客。”白晨說道。

    吳語苦笑著搖了搖頭。

    有的時候,白晨就是這樣固執的讓人奇怪。

    “那就等明天再來好了。”

    ……

    阿牛此刻非常的恐懼,因為他被武協會的人帶到這個小黑屋里已經三個小時了。

    在這三個小時的時間里,一直沒有人與他說過話,也沒有任何的聲音,甚至沒有一點的光亮。

    在這樣的環境下,這樣的氣氛下,會將一個人徹底的逼瘋掉。

    阿牛的鞋子一直在快頻率的敲打著地面。

    他盡量的自己制造出一些聲音,好讓自己能夠平靜下來。

    可是這個方法似乎不怎么好用。

    他越來越緊張。

    黑暗與孤獨會讓人胡思亂想。

    現在阿牛就在胡思亂想。

    難道是自己倒賣門票,所以被帶到這里嗎?

    不可能,倒賣門票這么小的事情,不可能讓武協會的人出動。

    或者其他的什么事情?

    可是自己出了倒賣門票,還有什么事嗎?

    他甚至已經忘記了時間。

    終于,房間的門發出咯吱的聲音。

    阿牛猛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房間的燈也亮了起來。

    從外面進來一個女人。

    阿牛的看著這個少女。

    他猛然認出了這個少女的身份。

    剎那間,阿牛的腦子一片空白。

    他當然認得出這個少女的身份。

    整個普林星系文明的人,沒有人會不認識女武神的。

    仙貝麗,當代女武神。

    每一代女武神都會在位五百年的時間。

    仙貝麗已經在位三百年的時間了。

    三百年的時間,足夠讓所有人認識她。

    阿牛不明白,為什么女武神仙貝麗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難道自己在無意中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

    女武神是作為圣斯柯達環星的守護者存在的。

    大部分時間,她們是不會出現在民眾面前的。

    可是只要她們現身,那么必然會有大事件發生。

    到底是什么事?

    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你叫什么?”仙貝麗問道。

    “阿牛。”

    “坐下吧。”

    阿牛坐了下來,面對女武神,阿牛不敢有任何的不敬。

    對他來說,仙貝麗的任何命令,都是圣旨一般。

    這時候哪怕仙貝麗要他去死,也許他都會毫不猶豫的執行。

    仙貝麗拿出一張照片,放到阿牛的面前。

    “你認識這兩個人吧?”

    阿牛認出來了,這兩個人就是今天買他的門票的年輕夫婦。

    “不認識。”

    “那么你們在做什么?”

    “我在賣原始武道館的門票給他們,我是倒賣門票的,低買高賣。”阿牛直截了當的回答道。

    仙貝麗點點頭,這與她了解到的情況一樣。

    “那么在這之后,你再也沒見過他們吧?”

    “沒有……女武神大人,您是要找他們嗎?”

    “是。”仙貝麗回答道。

    “我不確定是否能找的到他們,不過我今天遇到他們的時候,看到那個女的手上有個小巧的手鏈,那個首先是玄武大街的民居旅社的贈品,所以他們應該是住在民居旅社。”阿牛說道。

    “嗯,帶我去找他們吧。”

    “是。”

    阿牛面對女武神的態度,充滿了尊敬與虔誠。

    這也是大部分普通人面對女武神的態度。

    對他們來說,女武神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仙貝麗將阿牛帶出武協會。

    來到玄武大街,仙貝麗看向阿牛:“這里的民宿這么多,你知道他們住在哪家嗎?”

    “知道,那個手鏈的款式很特別,所以不難猜測的到。”

    “好,帶我去那家。”

    阿牛走了一半,突然止住了腳步:“會發生戰斗嗎?”

    “不會。”仙貝麗簡練的回答道。

    阿牛心中暗道,自己想的太多余了。

    這里可是圣斯柯達環星,她可是女武神。

    任何敵人在她的面前,恐怕都只是螻蟻,瞬間就會被制服吧。

    阿牛將仙貝麗帶到了一家民宿前。

    阿牛敲了敲門,民宿的主人打開了房門。

    “咦,這不是阿牛嗎……你帶女友來嗎?”老板調侃道,因為街道的燈光不亮,所以老板也沒看清楚。

    阿牛連忙搖頭,臉色無比的緊張。

    老板探頭出來,看了看仙貝麗。

    然后,他的表情開始凝固,開始震驚,開始恐懼。

    仙貝麗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老板,老板的雙腿發軟,差點就要跪在了地上。

    好在仙貝麗并不打算找他麻煩。

    “你的店里住著這對夫婦嗎?”仙貝麗拿著照片問道。

    老板戰戰兢兢的接過照片,然后立刻點頭:“住這,住這。”

    “帶我去見他們。”

    “是,是。”

    老板匆匆忙的將仙貝麗帶到門口:“就是這里。”

    “他們現在在里面?”

    老板非常的緊張,點了點頭。

    仙貝麗敲了敲門。

    沒反應,再敲了敲。

    這時候,里面傳來開門的聲音。

    開門的是吳語,吳語看了看仙貝麗。

    “小姑娘,你還是走吧,我老公他心情不好。”

    仙貝麗身邊的阿牛和老板都差點炸毛了。

    你老公心情不好又怎么樣,這位可是女武神啊。

    誰管你老公心情好不好。

    而且,這位可是女武神,不是什么小姑娘。

    “請夫人代為傳達,我希望能見先生一面。”

    “如果是穩歷史,白晨他也有大片的空白期,知道的并不多,如果是問武學的話,白晨說你下髓三寸氣岔了。”吳語說道:“沒事的話就請回吧。”

    說完,吳語就把房門關上了。

    仙貝麗的表情凝固在那里。

    阿牛和店老板同樣是表情僵在那里。

    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就這樣對待仙貝麗?

    住在這里的人,態度也太高傲了吧?

    而且,還提點女武神武學?

    你以為你是誰?

    可是,仙貝麗就站在那里。

    半天也沒緩過神來。

    那個人到底比自己高出多少個境界?

    仙貝麗一直沒弄明白,自己的武功哪里出了問題。

    一直練的有些阻塞。

    可是白晨卻直接發現了她的端疑,一句話點明。

    “這里沒你們的事了,你們退下吧。”仙貝麗說道。

    “啊?”阿牛和老板都有些愣。

    “這里沒你們的事了,不然站在這里打擾里面的客人休息。”

    “啊?”兩人還是沒搞清楚狀況。

    “退下!”

    兩人瞬間清醒了,轉身就跑走。

    “阿牛,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問我我問誰去,你知道里面住的那兩個人到底是誰嗎?”

    “我也不知道。”

    兩人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發現仙貝麗就站在門口。

    也不離開,也不敲門,似乎就在那里等候著。

    過了幾分鐘,兩人又在走道的角落,偷偷的向那邊看了一眼。

    他們發現仙貝麗還站在那里。

    一個小時后,他們又看了一眼。

    還在那里。

    兩個小時后……三個小時后……

    “女武神不會是打算站一宿吧?”

    “她不會是冒牌貨吧?”

    “住嘴,你敢說這么大逆不道的話!”

    “可是,這也太奇怪了,這里可是圣斯柯達環星,哪怕是星主來臨也要對女武神表達尊敬,可是里面那對夫婦,居然直接把女武神拒之門外,你見過這么大膽的人嗎?”

    “你說會不會是女武神的父母?”

    “額……”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