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1821-13443273/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潑臟水(求月票)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這不是白晨的座右銘,不過不代表白晨可以放過眼前的資源不用。

    小鳳和獅子頭可是白晨的功臣,他們倆曾經為燎王麾下的大將,接觸過不少機密之事。

    燎王所作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他們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清楚。

    蘇鴻的秘密自然也不例外,白晨慢悠悠的坐回位置。

    看著憤怒的群眾,欣賞著不知所措的蘇鴻。

    白晨拿起一個賬本一樣的記錄,漫不經心的翻看著:“天仁宗十三年,臨海城北邙村一千三百一十三戶人家被強盜滅村,原因僅僅是因為村長拒絕了你納他女兒為妾的要求,同年……”

    白晨如數家珍般,將蘇鴻的罪行一點一滴的曝光出來。

    圍觀人群從最初的嘩然,變成了驚愕,然后是驚駭……

    蘇鴻的所作所為,被完完全全的披露,白晨手中的筆記,每一頁都記滿了蘇鴻的滔天罪惡。

    那些原本支持蘇鴻的人,此刻已經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事實上每個人都無法發出聲音,這就是譽滿天下的蘇大學士嗎?這就是那個才德兼備的大儒?

    “假的……都是假的……你不可能知道這些,你不可能知道的這么詳細。”

    蘇鴻終于慌了,他可以掩人耳目做下這些,因為他確信燎王要倚靠他的權謀智慧,不會傳揚出去。

    可是如今。這些卻從白晨的口中皮盧出來。

    那么他多年積攢下來的名譽,他所構建的大廈。也將在瞬間轟塌。

    白晨隨手一撕,將筆記撕碎:“我也希望這個筆記是假的……這上面記載了多少的血債,多少的亡魂?你說是假的,那就當是假的好了,人在做,天在看,報應有道終有報,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白晨不需要拿出證據,因為他根本就沒證據,如果一味扣住蘇鴻的罪行,反而會讓人起疑。

    可是,如今他卻以不經意的態度任由蘇鴻的否認,反而讓在場所有人都不再懷疑。

    這就是人的心理,就連與蘇鴻同來的百曉生與歐陽修。都主動的與蘇鴻拉開距離。

    此刻的蘇鴻就是一坨狗shi,誰也不愿沾上,因為只要沾上,那么想洗白都難了。

    “當初你才學驚世駭俗,卻不得朝廷賞識,被逐出會試考場。不是因為朝臣嫉妒你的才學,實在是因為你不懂得人情世故,或者說你根本就不懂得做人。”

    蘇鴻如今最后一點的依仗,那就是當年他聲譽正隆之時,會考中被逐出考場。

    天下人同情他。讀書人仰慕他,幾乎所有人都覺得是朝廷的損失。損失了一位經天緯地的曠古奇才。

    不過白晨就要打破蘇鴻最后的支柱,將他最后一點的依仗摧毀。

    “你將朝廷的會考當作什么?當作你的揚名立萬的場所,你又將天下讀書人當作什么?十年寒窗苦讀,卻要在考場中被你羞辱,你的才學確實高人一等,可是難道你就有資格蔑視朝廷每隔三年一試的會考嗎?難道你經天緯地的才學,就是用來羞辱每一屆的讀書人,以此來證明自己的才高八斗嗎?”

    “我……”

    “你想解釋,你的本意不是如此嗎?”白晨打斷了蘇鴻的自辯,搖了搖指頭:“你沒那么想,可是你卻將之付之行動,每一屆會考你都以最耀眼的光芒,遮掩住了其他的考生,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這么做是在寒天下讀書人的心,你怪朝廷不賞識你,可是你卻不想想,連續六階高中榜眼卻不入朝,是你先看不起朝廷的,朝廷若是繼續容忍你繼續的胡鬧下去,難道真要等到天下再無讀書人再招你入朝嗎?又或者你真的認為你一人便可讓漢唐千秋萬代?”

    白晨的話,顯然是顛覆了在場的許多讀書人最初的想法。

    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全都聽聞過蘇鴻的事跡。

    每個人都蘇鴻又是敬佩,又是仰慕。

    可是卻從未想過,事情從另外一個方向思考,會是這樣的結果。

    “原來朝廷也有自己的苦衷。”

    “難怪,我才想的,為什么朝廷會棄之蘇鴻不用,原來是為了天下讀書人。”

    “今日若非他說出來,恐怕我們會永遠誤解朝廷。”

    “現在想來,朝廷的確有自己的苦衷,若是繼續任由這蘇鴻胡鬧下去,恐怕下一屆的讀書人,都不再去參加會考了。”

    白晨冷笑的看著蘇鴻,他先前的那番話,完全是他胡扯的。

    不過是為了給自己找一個站得住腳的說詞罷了,只要扭轉眾人對朝廷的印象,那么蘇鴻才是真正的被打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你讀的書是圣賢書,圣賢教了你詩詞,教你權謀,可有教你如何做人?”

    白晨步步緊逼,蘇鴻就似老了十歲一般,蒼白的臉色,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口中所謂的敗盡天下讀書人,也不過是為了滿足一己私欲罷了,你騙的過天下人,卻騙不過我,每一屆狀元得到的官職也不過是一個七品小官,可是你卻想一入朝便封侯拜相,如若是從七品小官升遷,想要封侯拜相,至少要四十年的時間,所以你就想了一個捷徑,一個自以為是的捷徑,如果你一屆屆的會考高中,那么就會被皇帝看中,然后招納你為近臣,那么你就距離自己的夢想更進一步,甚至有可能直接封你為相,不得不說,你的想法還是非常的天真,甚至是愚蠢……”

    “你……你胡說……”

    蘇鴻氣不打一處來,也不知道是因為白晨胡說八道。還是因為被說中心里想法。

    “我胡說嗎?你若是沒這想法,為何要連續七屆參加會考?若是要敗盡天下讀書人。你大可登門文斗,何必去趟這趟渾水?還不是私欲作祟,而第七屆最終被逐出考場后,你終于清醒過來,明白了自己長久以來的愿望破滅了,別說封侯拜相,甚至就連入朝為官都成了奢望,所以你最終選擇了燎王。一個亂臣賊子,因為燎王許諾,他日登基之時,便是你封侯拜相之日。”

    白晨靠著小鳳與獅子頭那得到的寥寥片語,再加上自己的腦補,不管有的沒的,直接往蘇鴻的身上按。總之就一個目的,往蘇鴻的身上潑臟水。

    這潑臟水,可是一門技術活。

    在地球上有毀謗罪,在這里可沒有。

    反正兩片嘴唇一條舌頭,只要是白晨覺得合情合理的,那么白的也要被他說成黑的。

    白晨沒有證據證明蘇鴻的黑。可是蘇鴻也沒有辦法證明自己的白。

    人們會潛意識的接受最合理的解釋,當人們接受了這個推斷后,那么將會本能的排斥相反的解釋。

    當然了,如果給白晨的時間再多點,白晨還可以做的更完美。

    不過對付蘇鴻。這些手段也足夠了。

    白晨的身后,每個人看著白晨的眼神。都有那么一絲的懼怕。

    可怕……

    太可怕了!

    這種將無的說成有的,將死的說成活的,偏偏還說的頭頭是道,這種事也只有白晨能夠做的出來。

    白晨看著啞口無言的蘇鴻,指著門口那個扮演的偏門。

    “知道我為什么不讓你走正門了嗎?”

    白晨冷酷的笑容,讓蘇鴻渾身冷顫,蘇鴻目光閃爍不定,他的心頭隱隱感到不妙。

    雖然如今的局勢,已經壞的不能再壞了。

    可是蘇鴻隱約的感覺到,白晨不只是要打敗他那么簡單。

    他是要將自己逼上絕路!

    “因為你根本就不配走正門。”白晨瞥了眼眾人:“你們說他有資格走正門嗎?”

    整齊、洪亮……

    就像是練習過的一樣,每個人都異口同聲的高呼。

    “不配!”

    “你不配!!”白晨隔空指著蘇鴻,蘇鴻就像是被戳中心窩一樣,臉色蒼白至極,連連退后。

    白晨又回頭道:“張才!”

    “在。”張才興奮的走出人群。

    “知道怎么做嗎?”

    張才點點頭,越過人群,關上側門,又在側門旁邊拉開草叢,露出墻角的一個窟窿。

    正在此時,不巧一只黃皮土狗從窟窿鉆了進來。

    白晨看向蘇鴻:“進來的時候,我還把你當人,可是現在……你只配從這個窟窿出去。”

    “你……你……士可殺,不可辱!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蘇鴻終于爆發了,滿臉通紅的怒吼著。

    砰——

    銘心隨手丟在蘇鴻面前一把劍,頗為潑辣的指著蘇鴻:“你既然如此高潔,不如就自裁以祭天下吧。”

    蘇鴻渾身顫抖,他沒想到白晨的最終目的,是要他的性命。

    士可殺,不可辱……

    這句話一出口他便后悔了,可是這一切都太遲了。

    因為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怎么?沒有勇氣動手嗎?”白晨輕蔑的目光,一步步的逼近蘇鴻:“或許,應該由我代勞。”

    “你……你想殺我?你敢殺我?”蘇鴻顫抖著的聲音,顯露著此刻他到底有多恐懼。

    之前的他,可以無所顧忌,因為他相信白晨冒天下之大不韙。

    可是此刻的情況卻不同了,殺他……理所當然。

    沒有人會阻止,人們只會拍手稱快,卻不會有任何的同情。

    人們會視白晨為英雄,而自己將會遺臭萬年。

    “你覺得我會受天下人唾罵嗎?”白晨無所謂的攤開手:“或者在場的諸位,會覺得你不該死?”

    “慢……慢著,我是來與你文斗的……不要動手,你不是……你不是接受任何比斗嗎?你難道……你難道不想勝過我?你會成為天下文人墨客敬仰的曠古奇才,你……你會成為最耀眼的新星……”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