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29613-10033483/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靈活的時間有了
    葉澤濤注定是要哄動訓練營的,看到他竟然真的完成了這任務時,看到的人們都有些愕然了。

    “我靠!有點牛逼了!”洪威搖頭嘆了一聲。他自問自己雖然厲害,卻也很難做到。

    “這都能完成?”凌平的雙眼盯住那畫面,如果不是實時在播出,他都無法相信。如果說只是正常的路面,他也還是勉強能夠做到,但是,這可是復雜的路面啊!

    “盧挺,你們集團軍什么時候出了一個那么牛逼的人了?”

    有人就看向了同樣在這里看著的一個壯實的三十來歲的軍人。

    盧挺是這次補充后順利通過的黃海政的部下,看到竟然有人能夠完成這樣的任務,還是與自己同一個軍的人時,眼睛也睜得老大。

    他只是知道自己的集團軍淘汰了兩個人,他是前來補充的人,并沒有看到葉澤濤。

    “老盧,我們軍里什么時間有了這樣的一個人?”

    一個同樣年齡的軍人小聲問道。

    “曹剛,你都不知道,我哪知道啊!”

    兩人都是在執行了任務之后調來的人,還真是不知道軍中發生的事情。

    那叫曹剛的人嘆道:“這體能真的是沒說的了,我們可能都比不上!”

    盧挺就點了點頭道:“沒想到還真是出了這樣的一個人物!”

    不管是大家在怎么樣議論,葉澤濤注定第一天到來就出了名了。

    這時的葉澤濤在軍中的安排下已是送進了一個臨時的帳篷當中,有軍醫對他進行全面的檢查。

    洗澡、吃飯、檢查等事做完。葉澤濤全身酸疼地在一個軍人的引導下來到了另一個營帳當中。

    “報告!”

    葉澤濤大聲喊了一聲。

    “進來。”

    那陳運明已是站在那里看著葉澤濤。

    把葉澤濤全身上下都看了一遍后。陳運明道:“經過檢查。你的身體情況良好,可以立即進入下一個環節的訓練!”

    “我隨時可以進行!”

    雖然全身酸疼得要命,葉澤濤卻也并沒有說出自己的問題。

    看著這個少將,葉澤濤感受到了這人的身上有著一股強大的殺氣。

    應該是見過血的人!

    陳運明現在對于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年輕人真的是欣賞了,沒有想到這一期的人里面還有這樣的一個異類。

    “經研究,你可以不必參加體能方面的強化,我想聽聽你對于下一步訓練的要求!”

    對于優秀的人才,陳運明表現出了一種尊重。

    這時他也接到了上級的命令。盡可能的滿足葉澤濤提出來的合理要求。

    葉澤濤也知道自己終于為自己爭取到了一些時間,說道:“報告營長,我過幾天得去參加差不多半月的兩會,所以,在這里訓練的時間就會很少,我希望根據自己欠缺的內容來進行強化!”

    陳運明也知道葉澤濤要參加兩會,就微微點頭道:“本來我們擔心你跟不上進度,現在看來,在體能的這一塊可以為你節省大量的時間,另外。我了解到你在實戰模擬上也表現不錯,除了一些細的地方外。實戰方面要大幅提升也沒有了可能,這兩項內容你可以不參加強化,我們同意你的要求!”

    “感謝營長!”

    葉澤濤的心中也高興起來,這樣就能夠有針對性的強化了。

    “不用謝我,軍人訓練的目的就是保家衛國,是為國爭光,你能夠快速的得到強化和提升,這本來就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鑒于你的情況特殊,給你一個特例,那就是你可以針對你的需要提出請求,由我們派出專業的人來對你進行教授,我希望你能夠把握住這個機會,快速提升上來!”

    “保證完成任務!”

    葉澤濤慢慢的也有了一些軍人的感覺。

    “今天你在這里休息一下,有私事的話也處理一下,明天將開始進入訓練!”陳運明很是人性化的給了葉澤濤一些時間。

    這里是山中,到也可以通過軍用的通訊設施與外界進行聯系。

    葉澤濤先回到帳篷中盤坐在那里運轉著五禽戲。

    時間慢慢過去,幾遍五禽戲的運轉之后,葉澤濤的身體又有所恢復。

    其實,還是自己的經驗不夠啊!

    葉澤濤針對今天的這事情重新進行了檢查之后,才發現自己并沒有很好的調節體能,加上五禽戲的動功并沒有很好的運用在奔行當中。

    假如把五禽戲的動功融合進入到了奔行之中,相信消耗的體能就不會有那么大。

    把自己的身體情況進行了全面的查檢之后,葉澤濤的信心更足了一些。

    實戰訓練自己能夠從那高級的模擬中出來,這就說明了自己已有了這方面的能力,現在體能上自己也不弱,也就是說自己現在已有了兩項合格的東西,下一步就是一些生存的技巧和軍中武器的使用技能了,如果把這些進一步的熟練掌握,自己在這訓練營中也就不會是墊底的存在。

    從帳篷中出來,葉澤濤就看到一個軍人站在旁邊。

    問了通訊的地點后,葉澤濤走了進去。

    應該是專門交待過,軍人也并沒有來打擾葉澤濤的通話,交待了使用的方式后就走了出去。

    雖然沒有軍人在這里,葉澤濤卻是非常明白,這樣的地方又怎么可能沒有一些監控的設置,說話做事就要注意一些才行。

    雖然并沒有把自己的手機帶來,葉澤濤的頭腦里面卻是記住了一些關鍵的電話。

    第一時間葉澤濤是撥通了劉棟流的電話,畢竟劉棟流是自己的岳父,與他通話并沒有什么問題。

    劉棟流接到了葉澤濤的電話也是高興。大聲道:“澤濤。你那里的情況怎么樣了?”

    “爸。我這里的情況很好!”

    葉澤濤當然不會把軍中的情況說出去,只能這樣說了。

    劉棟流當然也是明白人,知道軍中的事情自己還是少過問為好,就說道:“你走了之后,各方面的情況到也沒什么,京中也在迎接兩會了,你要安心訓練。”

    這是告訴葉澤濤并沒有太大的事情發生。

    “我最近都不方便通話,只能是報一個平安了。我現在已進入了訓練營,有許多知識得學習。”

    “你等一下,我叫夢依來接電話。”

    劉棟流知道了葉澤濤沒事就高興了。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了劉夢依的聲音。

    “澤濤,聽說你那里發生了一些事情,實在不行你就回來吧,我們家又不缺吃喝的,沒必要去拼命!”

    空降差點出事的事情劉夢依明顯聽說了,就有些擔心地說了一句。

    感受到了劉夢依的關心,葉澤濤微笑道:“放心吧。我這里很好,只是通訊不方便而已。對了,你們也別擔心,孩子重要。”

    劉夢依聽出了葉澤濤擔心自己與鄭小柔孩子的事情,在這軍營中葉澤濤還真是不太好打電話給鄭小柔她們,是想從自己這里了解一下情況的意思。

    “放心吧,也才幾個月的懷孕,還有一些時間,沒太大的問題,我們很好!”

    葉澤濤一想也對,自己雖然發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經歷也很豐富,認真計算一下時間,兩會都還沒有開,孩子不就是懷了幾個月嗎?暫時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你們沒事我就放心了!”

    “你啊,自己小心些就行了,你們市里面到是有些事情,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溫芳他們。”

    “好,我打個電話問問情況!”

    兩人聊了一陣,劉夢依把一些京城的事情說了一下后,兩人這才掛了電話。

    今天葉澤濤就是專門報一個平安而已,他還真是擔心幾個女人會因為擔心自己而出事。

    想了一下,葉澤濤還是撥通了呼延傲博的家里,自己與呼延傲博是干父子的關系,到也并不出格。

    呼延傲博并沒有在家,接電話的竟然是蘇倩影。

    一聽是葉澤濤的聲音,蘇倩影就驚呼了一聲。

    葉澤濤還真是擔心她說出出格的話,忙說道:“小妹,我是你哥!”

    蘇倩影一愣,立即就明白了葉澤濤的用意,忙道:“哥,你在軍中可是把干媽急死了,我們都擔心你的事情,為了這事干媽與干爹還鬧了一天矛盾!”

    葉澤濤知道這是呼延家的人對自己關心的表現,忙把自己的情況向蘇倩影說了一遍,讓她轉告一下。

    蘇倩影有許多話要說,卻也不敢亂說,只好說道:“我們都很好,很都順利的,你別擔心。”

    葉澤濤暗自點頭,這個女人現在也算是有了很大的進步了。

    打息父親的電話時,接電話的卻是葉瑩,他們到是并不知道葉澤濤的事情,只是要求他息注意保重,鄭智芳卻是說了一件事情,住校的弟弟仿佛有談戀愛的趁勢,葉澤濤才想起來小弟今年大學畢業,面臨著分工的問題,他一個人在海東大學學習,自己關心得不夠,到也應該考慮一下他的工作問題了。

    報完了平安,葉澤濤這才撥通了溫芳的電話。

    溫芳就厲害了,根本不用葉澤濤提醒,很是公事公辦道:“是葉市長啊,有什么指示?”

    “溫芳啊,我在黨校學習,有許多時候通話不是太方便,今天剛好有一個機會,就打一個電話問問,市里面有什么情況?”

    “葉市長,夾河開發區現在一切正常,你放心,只是市里剛剛進行了班子調整,由省委組織部的關部長來開會進行了任命,你高升了,現在是常務副市長了!”

    溫芳明顯很是高興。

    葉澤濤也是有了一些驚喜,自己從常委、副市長提成了常務副市長,雖然都是副市長,但是,常務副市長可是有了很大的提升了,這應該是上層的一些運作結果了。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