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14902-4605181/

【只為卿歡】 084 全文完
     (蒲公英中文網www.sgthqq.tw)【只為卿歡】084全文完

    “老首長,您看怎么樣?我覺得裴峻現在,也用不上什么多有能力的老婆了,就秦楚這樣能把家照顧好的就行了。裴峻工作完了回來,有口熱乎飯吃,可比家里傭人做得好。”六叔說道。

    “秦楚的好處,你都跟我說了一路了。”裴老爺子說道,“我來又不是嚇唬人的,就是想親自的認識認識這丫頭而已,你跟著緊張什么?”懶

    六叔笑笑:“我這不也想讓您早點有重孫叫爺爺嘛!”

    聽到重孫,裴老爺子臉立刻笑開了花兒:“那重孫確實不錯,不錯。”

    “裴爺爺,六叔,可以吃飯了。”秦楚將飯菜端上桌說道。

    裴老爺子聞著飯菜香味,不禁閉著眼,使勁的吸了吸鼻子。

    “真是……家的味道啊!”裴老爺子感慨道。

    兩個老人家落了座,秦楚似乎是怕兩位老人家牙口不好,做了些清淡的,又好嚼柔軟的菜。

    像是火腿豆腐,蛤蜊雞蛋湯,燉魚,還有粉蒸木耳。

    “中午太匆忙了,也沒什么好菜,裴爺爺,六叔,你們晚上留在這兒,我再好好的做頓晚餐給你們吃。”秦楚說道。

    蟲

    裴老爺子舀了一勺豆腐,邊吃邊點頭:“好。”

    慢慢的,秦楚也放松了下來,也不覺得裴老太爺有多可怕了,還問起了兩位老人家的口味。

    喜歡偏淡還是偏咸,喜不喜歡吃辣,有什么是不喜歡吃的。

    說到不喜歡吃的東西的時候,老太爺臉色有點不太自然,馬上說:“我不挑食。”

    劉叔笑道:“老首長,您不是不吃胡蘿卜嗎?什么時候又愛吃了?”

    裴老爺子沒好氣的白了六叔一眼,這才不自然地說:“我對胡蘿卜……是一般……”

    秦楚笑笑:“我知道了,那今晚就吃胡蘿卜。”

    裴老爺子和六叔都是一愣,本以為秦楚問這個,就是想要避過胡蘿卜的,誰知道還明知故做!

    “裴爺爺,您這年紀就跟小孩子一樣,都是不能挑食的,胡蘿卜多有營養啊!陽陽也不愛吃,可是我變了種做法,陽陽也愛吃了,今晚我就這么做,你也嘗嘗,如果好吃,以后就這么吃。”秦楚說道。

    “人啊,吃飯就是要營養均衡,每種食物都有它的營養在,缺了什么都不行。就算現在市面上有這種那種的保健品,可是誰知道里面添沒添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呢?所以啊,還是從食物本身去攝取比較好。”

    “你這是把我當小孩子在教訓我嗎?我不愛吃就是不愛吃!什么均衡不均衡的,我這一輩子都沒吃胡蘿卜,也沒見我身體哪不舒服!”裴老太爺覺得臉上掛不住的說道。

    秦楚笑笑:“不管怎么說,今晚我就決定做這個了。”

    說完,秦楚就開始收拾碗盤。

    秦楚去廚房刷碗的時候,裴老太爺指著廚房門口:“六子,你看她!你看她!才說她膽兒小,她就敢把我當小孩這么教訓,還反了她了!”

    “呵呵!”六叔笑了笑,心里便暗說,你這不也被她教訓的挺高興的么,你看這眼兒笑的,都彎成月牙兒了。

    經過一頓飯,秦楚也差不多摸清楚了該怎么跟裴老太爺相處了。

    其實跟裴老太爺,就別把他當成那高高在上的老將軍,就直接把他當成普通的老人就行了,只要掌握好火候分寸,還能跟他開點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看著老爺子紅著臉罵罵咧咧的模樣,也挺好玩的。

    快到了陽陽放學的時間,裴老太爺就有點坐不住了。

    “那個……秦楚,你不去接孩子?”裴老太爺問道。

    秦楚笑笑:“裴峻下班會順便把他接回來的,不用我去。”

    “那怎么行!你好歹也是當媽的,怎么能不去接孩子呢?”裴老太爺說道。

    秦楚說:“可是我去接陽陽,誰在家做飯啊?我今晚可要做粉蒸排骨,松鼠桂魚,九轉大腸,還有……”

    “行行行,你別去了。”裴老太爺聽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六叔適時的說:“老首長,要不咱們去校門口看看?順道跟裴峻一塊回來。”

    “好!好!”裴老太爺高興的點頭。

    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囑咐秦楚:“那你好好在家做飯啊,注意著火候,火候不對我可不愛吃。”

    裴老太爺和六叔到學校的時候,學校還沒放學,裴峻也沒到。

    后來到了放學的時間,學生都陸陸續續的走了出來,一個個的都上了自家司機開來的名車,裴老太爺就不樂意的指著那些名車說:“你看看,看看把現在的孩子慣得,出門還做名車,互相攀比,誰家的車檔次低了就得讓父母換,這像什么話!”

    “六子,你看咱們那時候,別說車了,打仗的時候都是徒步走的!”老太爺說道。

    “老首長,要不也讓你重孫徒步回去?”六叔說道,“雖然離家是遠了點,那可比當初兩萬五千里長征差遠了。”

    “那怎么行!必須坐車!坐好車,我重孫暈車怎么辦!”老太爺立馬說道。

    六叔不說話了,沒見過您這種差別待遇的。

    別的孩子坐好車,那就是攀比,你家重孫坐好車,就是怕暈車。

    陽陽的樣子,老太爺和六叔都不陌生,兩位老人家雖然沒有露面,可是在暗中也沒少注意這位裴家的重孫。

    所以陽陽一出來,老爺子就看到了:“陽陽!這里!”

    陽陽看看老爺子,還是走了過來:“老爺爺,你是誰啊?”

    老爺子這才想到,自己這位重孫還不認識自己呢,便自我介紹:“陽陽,我是你太爺爺,你爸爸的爹爺爺。”

    “我當然知道太爺爺就是我爹地的爺爺,可是你是我太爺爺?老爺爺,我媽咪和老師都說了,不能隨便相信陌生人。再說了,萬一你是綁架犯,要把我綁走,再問我爹地要贖金可怎么辦?損失了錢是小,讓我媽咪擔心的哭,那罪過可就大了。”陽陽慢條斯理的說道。

    “臭小子!你以為自己多吃香啊!我沒事還跑來騙你?”老爺子叫道。

    “那可不一定,像我這種長得又帥又聰明的小孩,誰見了不喜歡啊?”陽陽很是自戀的說道。

    “臭小子,沒見過像你這么自戀的!”老爺子哭笑不得地說。“老爺爺,我這不是自戀,是事實,不信你找找,哪家的孩子能像我這么好看?”陽陽說道,“我爹地也說,我這雙眼像他,天生就是勾.搭女人的料。”

    老爺子聽了,簡直都想罵瑪麗隔壁了。

    就在這個時候,裴峻驚訝的跑過來:“爺爺,六叔?你們怎么來了?”

    老爺子不理裴峻,反而很得意的看著陽陽:“怎么樣,我說的沒錯吧!”

    陽陽懶懶地說:“太爺爺,當我的太爺爺,你就這么高興啊?”

    “陽陽,怎么說話呢!”裴峻說道。

    老爺子說道:“我跟六子過來看看,走吧,秦楚的晚飯應該也要好了,趕緊回去,我餓了。”

    裴峻一愣:“爺爺,你見過秦楚了?”

    “我跟老首長是今天中午到的你們家,秦楚把我們留下吃晚飯了。”六叔說道。

    裴峻一聽便樂了,老爺子肯留下,這就說明他對秦楚是滿意了,這倒是省去了他不少功夫。

    吃飯的時候,秦楚把胡蘿卜做成了飯后的甜湯,讓老爺子喝,老爺子本來還不樂意,可架不住秦楚和陽陽兩人一塊,一唱一和的刺激他。

    結果嘗了一口,還真好喝,一點胡蘿卜的味兒也嘗不出來。

    老爺子又喝了口湯,這才干咳一聲:“那個……我這重孫都這么大了,裴峻,你倆的事兒也趕緊辦辦,省的外人說我這重孫名不正言不順的。”

    裴老爺子突然說了這么一句,裴峻和秦楚都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爺爺……”裴峻眨眨眼。

    “裴峻,什么時候變傻了?趕緊開始忙活吧!老首長在家里連日子都挑好了。”六叔笑道。

    “哈哈哈哈!我早就準備好了,就等爺爺一句話,明天舉行婚禮都行!”裴峻笑道。“楚楚,咱們明天先去把證領了!”

    “裴爺爺,六叔……謝謝……”秦楚紅著眼眶說道,一直以為老爺子是那種食古不化的老古董,卻想不到他們倆的婚事竟然能這么順利。

    “還叫裴爺爺,你該改稱呼了!”裴老爺子佯怒道。

    “是,爺爺!”秦楚笑道。

    一個星期后,T市和B市同時都收到了一張請帖,裴家長孫裴峻要結婚了!

    婚禮在B市舉行。

    就在大家收到請帖的第二天,報紙又登出一個消息,冷少寅背叛無期徒刑,要在牢里過一輩子了。

    當晚,連穎駕車帶著妹妹連雅要回B市時,發生了車禍,兩人被卡在車里,直到汽車爆炸,兩人都未能逃出來。

    “老婆,再睡會兒吧!”裴峻迷迷糊糊的,把秦楚又給抱了回來。

    “我得去做早餐,爺爺該晨練回來了。”秦楚說道。

    “明天我就讓爺爺回自己家住去,沒事兒老往這里跑,大早晨的我都沒法抱著你。”裴峻咕噥道。

    “啊——嚏——!”老爺子晨練回來,剛進客廳就打了個噴嚏。

    ——全書完——蒲公英中文網www.sgthqq.tw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