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9392936/

正文 第四十章 有情況
     (蒲公英中文網 www.sgthqq.tw )    “呵呵!劉所講得再理啊!以后咱們幾哥倆少不得麻煩葉兄弟了。你們說是不是,呵呵……”綜治辦的鐵明夏詭異的笑道。

    “好好!各位老哥將我一軍了。既然那么說你們每人先干三杯自罰了再說,小弟一初出茅廬小后生無權無勢,怎么當得起,所以得罰你們,那是因為……”

    葉凡也乘機調侃道。

    “好!葉兄弟發話了我當先飲三杯自罰。葉兄弟,看好了,干!”

    劉良輝舉起了酒杯來了一小套(三杯)。非常的干脆,令葉凡大跌眼鏡的是趙鐵海,鐵明夏等人也是干脆地自罰了三杯,都非常的干脆爽快,平時聽說他們幾個并不是這樣子的,在酒桌上甚至有些奸猾,現在難道轉性了,好像沒喝過酒似的。

    弄得葉凡忙不迭地自罰了六杯以示賠罪,開玩笑,這幾位老哥在林鎮泉除了書記、鎮長、幾個副職外就數他們牛氣了。就拿趙鐵海來說,人家是公安,一些副鎮長人家還未必瞧得上眼。

    “哈哈哈……”

    二號間里傳來了一陣狼嚎樣笑聲。

    喝得有些半醉時葉凡感覺內急出了門去廁所,這包廂內沒有裝廁所。拉得那個舒服啊!微微運轉養生術想化解開一些酒勁,正在合上拉鏈時隱隱從一號間里傳來了低語聲。因為一號音的隔壁就是一個大衛生間。

    聽口音好像不像本地人,葉凡惡作劇般趕緊凝神靜氣耳朵貼了上去也想過一回偷聽癮。還有一個是想再次試試自已養生術的偷聽能力。

    含混不清的低語聲在養生術的神耳下非常清晰的傳了過來。像這種包間有隔音裝修,一般人在外面根本就聽不見里面響動的,除非是吵翻了天才能聽到一點點。

    “二愣子,林泉這邊人都招呼好沒有?這事大意不得,你小子給我盯緊了。”一個略顯沙啞男音略帶命令口吻說道。

    “早搞好了刁哥,就連古川那邊都有人來。鄰近和浙江、福建等地也有幾個款爺過來。說好今晚12點在響角嶺的麻姑廟碰頭。這次較大,估計能上這個數。”

    另一個尖利男聲低語道,估計是在伸手指頭比劃,估計就是那叫二愣子的人。

    “二愣子,你說有兩百來萬,林泉鎮派出所都弄好沒有。雖說只是一些蝦米但也不得不防,蝦米也能讓你翻船的……”一個陌生中音男子淡淡的問道。

    “早打聽清楚了貴子哥,今晚是星期六,林泉鎮晚上最多一個值班民警。也許一個都沒有,往往只是個擺設。鎮里面有一半多民警家在魚陽,剩下的走親戚的走親戚,玩牌的玩牌,在鎮里的估計不超過一個巴掌數。而且魚陽縣公安局門口咱們有人盯著,一有異動那邊就有訊息過來,誤不了事……”

    二愣子頭頭是道,很是放心。

    “嗯!二愣子最近也學了不少,好好干,跟著刁哥絕對虧不了你的。手下那些兄弟也不要虧著了,今晚每人給三張。事辦好后全體帶去魚縣逛逛樂樂,呵呵……”貴子夸道。

    “媽的!都是些什么人。聽口音好像還是外地來的,這個二愣子倒像是本地人。他們聚在一起想干什么,難道是到咱林泉鎮來搶劫不成,好像又不像,估計沒什么好事兒,這件事得先給趙所說說。不然出了事趙所估計就得摘帽子。趙哥這人還不錯……”

    葉凡心里想著,回到包間后見大家喝得也差不多了提議說是明天要回天水壩子先回去了,經他這么一提大家知趣的散了。

    “趙所,剛才小弟聽見一號間里有人說是在咱們鎮響角嶺麻姑廟聚會,聽口音好像不像本地人,我怕會出什么事,你得早作準備才好……”走在街上后葉凡把趙鐵海拉一角落處輕聲說道。

    “刁哥,二愣子,貴子哥,還不是本地人,聚會,縣公安局門口有人盯著……”趙鐵海嘴里低語喃喃著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整個人身子骨一震,酒勁全化成了冷汗冒了出來。

    “葉兄弟,今晚承你的情了。這事兒千萬別給任何人說,你自已知曉就行了,我先走了。”

    趙鐵海一路小跑著走了。

    “看樣子真有事發生,希望趙哥能平安度過。”葉凡暗道。

    第二天一大早就趕回到了天水壩子,雖說是禮拜天。葉凡巡視了學校,走訪了村民,也在山上跑了幾圈,龍墓那地兒玩了許久,特別是那一條長達幾百米的大裂縫。

    剩下的一只綠毛狼鼠暫時還沒想好送給誰所以就養了起來。反正那狼鼠一有精神就會被葉凡揍得半昏迷,當沙袋了。

    一個月后,學校修繕接近尾聲。這次不但換了新隔板和地板。而且新筑了座寬大的廚房,配上了玻璃、布窗等等。而且葉凡乘勢而上號召村里人按人頭算每人捐一塊錢,這招子倒是挺靈的,最后居然集了上萬塊干脆把學校的操場全灌上了一層薄薄的水泥,而且弄了一個像摸像樣的藍球場。

    樂得孩子們差點找不著北了。旗竿就是從林泉鎮的鑄鋼廠撿來的一些大號水管焊起來的,當張校長試著掛上鮮艷的國旗后呆愣了近十幾分種,差點落淚了,心里是感慨萬千。

    而葉凡的聲譽一時在天水壩子幾乎到了萬家生佛的地步。村里人見到他都是喜呵呵地‘葉組長’三個字,而且是發自內心的尊敬。

    而葉凡的發財大計終于也淘到了第一桶金。

    在葉金蓮、葉若夢、二芽子的全力相助下首批200斤仙云絲干送到了水州。這次因為葉凡下了重金,葉金蓮很是細心的做,而且還用祖傳的土方子配了一些藥村泡進天耳靈干里。

    結果水州大酒店評為一等品,以一斤800元的高價成交。200斤葉凡這第一批天耳靈就凈賺了10來萬塊。

    當拿到那10來萬塊巨款時葉凡像一小偷樣,在去銀行途中那是東張西望,生怕被人劫了。啰嗦著存了錢才松了口氣,心里暗罵自已素質低,沒見過大錢。

    的確是大錢,相當于葉凡25年工資總和。

    要知道當時的富人稱為萬元富,也就是說有上萬的人就可以稱作富人了。這10來萬就可稱為巨款了,葉凡不樂才怪!蒲公英中文網 www.sgthqq.tw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