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54-6945584/

第五百零五章 不可思議(繼續求票!)
     ()第五百零五章不可思議(繼續求票!)

    兵者,國之大事也,這是孫子兵法,其實早在八十年代初期,總設計師有一次在會見美籍華人科學家時,談到了香港問題,他再次強調:“香港不收回,我們這些管事的人,歷史上將怎樣寫我們?說得1ù骨點兒是賣國賊,含蓄點兒是清朝皇帝!”

    當時在中英最關鍵的一次會談時,總設計師說,那次會議是一次定調子會議,定了什么調子呢?就是:第一,中國決心按照“一國兩制”的設想,于1997年收回整個香港地區,主權問題不容談判;第二,希望中英合作實現平穩過渡;第三,如談不成,中方將單獨采取行動;第四,如出現動1uan,就將采取非和平方式提前收回香港!

    正是根據這個調子,總參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制定作戰方案,作為總參負責情報和監聽的二部、三部,當然也要全力配合。(看小說就到葉子·悠~悠www.YZuU.CoM)而今年以來,更是進入倒計時,中國已經很久沒有出現戰爭,為了順利收回香港,這次不惜動戰爭,可見中央的決心非常大。

    陳志文這兩天玩得很開心,跟北京的一些老同學、老朋友聚會、聊天,簡直是樂不思蜀,在今天下午的時候,他聽到一個消息,芙蓉縣鐵路專線的項目已經通過鐵道部展計劃司的審批,鐵路項目走到這一步,立項只是時間問題。

    他這兩天既沒有接到朱代東的電話,也沒有跟黃彬聯系,項目的事既然是在國家計委上班的同學口中得知,這讓他很汗顏。他不敢給朱代東打電話詢問詳情,只好向黃彬打聽。但黃彬對這件事也不甚了解,只告訴他,朱書記讓寫一份以貨代客的計劃,陳志文一聽,馬上趕回了沙常市駐京辦。

    “xiao黃,朱書記呢?”陳志文找到黃彬,問。

    “在招待某位領導。(看小說就到葉子·悠~悠www.YZuU.CoM)”黃彬說,想了一下,又問,“陳主任,你會打網球嗎?”剛才朱代東跟他打了個電話,就問了一句,“xiao黃,會不會打網球?”黃彬會打羽mao球、會打乒乓球,唯獨不會玩網球。

    “還可以,昨天就跟幾個朋友打了一場。”陳志文說。

    “太好了,我馬上給朱書記打電話。”黃彬高興的說。

    朱代東跟田林用過餐后,田林提議去十樓打場網球,朱代東是主隨客便,他上去玩了一場,憑著強的聽覺和靈敏的反應,勉強才跟田林打成平手,但付出的體力,則是田林的好幾倍。只打了兩局,他就只好把球拍jiao給蔡冰瑩,給黃彬打了個電話。

    接到黃彬的電話,得知陳志文會打網球之后,朱代東馬上讓陳志文以最快的度趕到長安俱樂部,他在跟鐵道部展計劃司的田林司長打網球,急需支援。

    “陳主任,知道長安俱樂部在哪么?朱書記讓你馬上趕過去。”黃彬說。

    “長安俱樂部?聽說那是北京最頂級的俱樂部之一,朱書記讓我去那里?”陳志文驚喜的說,他還真聽說過,從同學口中得知,那是北京最頂級最富麗的sī家會所,當時同學向他吹噓在里面的一次經歷,把他羨慕得直流口水,沒想到這次跟著朱書記來北京,也有機會去那里見識一下。

    “朱書記在陪鐵道部展計劃司的田林司長,晚飯應該也在那里吃的,朱代東不太會玩網球,你可得給咱們芙蓉縣爭口氣喲。”黃彬笑著說。

    “一定不會給朱書記丟臉,xiao黃,要不你也一起去見識一下,那可是北京最頂級的俱樂部,網球場是室內的,能看到紫禁城,這樣的機會可不多。”陳志文笑道。

    “我就算了吧,陳主任還是快點去吧,別讓朱書記等著急了。”黃彬說。

    陳志文在出來的時候,碰到忙得滿頭大汗的吳茂聰,別看只有三十來人吃飯,但個個都是爺,也許是為了泄被安排到這里吃飯的不滿,個個都是眾多要求,把吳榮載支使得團團轉,好不容易把這些人送走,他覺得自己連走路都要扶著墻走。

    “吳主任,你這是身體不舒服?”陳志文放慢了腳步,關切的問。

    “沒有,累的,陳主任,你這是要去哪?”吳茂聰隨口問。

    “長安俱樂部,吳主任,問你這個,這長安俱樂部到底在哪?”陳志文問。

    “就在長安街上,北京飯店對面,怎么你要去那?”吳茂聰一愣,問。

    “是,朱書記讓我去那里陪鐵道部的田司長打場網球,昊主任,你先忙,我得盡快趕過去。”陳志文說。

    田司長?吳茂聰馬上知道說的是誰,心里一驚,立刻又生出濃濃的悔意,敢情朱代東晚上是要請田林吃飯。這個田司長可不是一般的人,雖然只是司廳級干部,但關鍵是人家的位置非同一般。北京城早就有傳言,只要能請到田林吃飯,關于鐵路方面的項目,就是十拿九穩的事。

    記得鄰省有個地市駐京辦向他吹噓過,他們有位領導請田林吃過一次飯,結果市里的鐵路項目很快就被立項。如果田林要在自己的地盤上吃飯,那以后自己在圈里的地位,不得立馬向上升一大截?

    事到如今,吳茂聰的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這幫孫子這么難伺候,老子憑什么接他們過來啊。只要把朱代東跟田林的宴會搞好了,比什么都強。

    “陳主任,你慢走,這會打車很難,我給你派個車,別耽誤了朱書記的事。”吳茂聰一個jī靈,馬上抓住了這最后一絲快要消失的機會。

    “這多不好意思,我還是打車吧。”陳志文說。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走走,我親自送你去。”吳茂聰突然像被打了一針強心劑似的,整個人一下子充滿了力量。現在就算讓他跑步到長安俱樂部,說二十分鐘到,絕對不會在二十一分鐘出現。

    吳茂聰馬上安排司機把車開出來,陪著陳志文到了長安俱樂部,下車的時候,陳志文客氣的說,“吳主任,要不你也進去玩玩?”剛才在車上的時候,吳茂聰可是不停的向陳志文自薦,自己的網球打的是多么的好,作為駐京辦主任,什么高爾夫、網球、臺球,都得會一點,這也是工作需要。

    “行啊。”吳茂聰一點都沒客氣,等的就是陳志文這句話呢,要不然自己親自送他來干什么,一路上向他拼命介紹自己的球技,為的不就是找個理由進去么?

    對于生人,只要剛走進大門,馬上就會有服務員過來禮貌的接待,如果不是嘉賓,馬上就會拒絕。吳茂聰畢竟上午剛來過一次,知道這些規矩,跟那服務員說,是朱代東讓他來的。

    “哦,你們是朱先生的朋友吧?他在十樓的,請隨我來。”服務員把他們帶到了專用電梯間。

    吳茂聰聽到“朱先生”這三個字,更是駭然,他以前也來這時消費過幾次,知道像服務員對一個人這么稱呼的話,只有一個可能,朱代東已經是這里的會員。但這次吳茂聰懷疑自己的判斷,他對服務員說:“請問朱代東先生,現在是你們的會員了嗎?”

    “是的,朱代東先生已經是我們的終身會員。”

    終身會員?!!!吳茂聰聽到這句的時候,震驚得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忙1uan之中,他一把拉住陳志文的手臂,才避免了出現如此不雅的行為。他上午來幫朱代東申請的只是十年特殊會員,然而長安俱樂部方面的回答是拒絕。根本就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人家不承認一個縣委書記在京城的任何權勢,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才過了僅僅幾個xiao時的時間,結局就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朱代東竟然成為了這里的會員!

    吳茂聰突然想起朱代東下午在電話里說的話,當時朱代東根本就不是安慰自己,人家早就取得了這里的終身會員資格。

    吳茂聰對朱代東是越來越看不透了,田野親自陪他來北京跑項目,回去的時候田書記就jiao待他,要認真接待朱代東同志。可是自己呢,朱代東jiao待辦的事,自己沒有一件能辦成的,哪怕就是在自己職權范圍內的事,也沒有兌現承諾。

    當走電梯的時候,吳茂聰心里忐忑不安,要不是已經進了長安俱樂部,他甚至有一種想要逃的想法。但他現在想的最多的還是另外一件事,后悔莫及!曾經有好幾次機會擺在他面前,但他沒有珍惜,朱代東去租車,他是知道的,當時如果自己提出來,把駐京辦的xiao車借給朱代東使用,現在是什么情形?

    長安俱樂部的會員,不是什么隨便人就能辦下來的,這一點吳茂聰也知道,但朱代東要求的地方特色宴會呢?被自己生生的給推了出去,如果當時一心為朱代東著想,也許他會把田林請到駐京辦去開餐也未可知。

    “吳主任、陳主任來啦,先休息一會,田司長球技高,我只好搬救兵了。”朱代東見到他們,走過來親切的說,他現在很平靜,驚訝早在吳茂聰剛剛到達長安俱樂部的時候,就已經出現,對他來說,那已經是過去式。

    “朱書記,我是來向你陪禮道歉的,以后你有什么事要辦,只管吩咐,如果打了折扣,我自動辭職!”吳茂聰羞慚的說。

    現在還有時間,盡力碼下一章,月票請大家投出來吧,不管是在十二點前還是后,晚上還會有一章。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