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請訪問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38-9470596/

正文 0946 古月精英
     ( )    “兩位聊什么呢?”

    這時候,古月嵐與立壟古月家的族長古月霎走來,古月霎是個年近八十的老人,頭發胡須斑白,不過總是習慣性的瞇著眼睛,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已經瞇成一條縫,讓人覺得這笑容里,總是帶著幾分刻bó。

    古月霎臉上的笑容,掩蓋不住打量方云的目光:“這位想必便是我族的大恩人,方云方少爺吧?”

    “在下方云。”方云微微額首,雙是客氣的回應道。

    “彥弟,這可是你的不對了,方少來訪,你居然不通知我們哥幾個。”

    古月霎滿臉的熱情:“我已經在后閣備好酒宴,方少、彥弟,請吧。”

    古月彥有些不高興,在他與方云交談的時候,古月霎打斷他們的談話,讓他們無法繼續說下去。

    只是面對古月霎,又不能發作,只能微笑的回應。

    隨后外海巨鯨古月家的族長古月濤也趕了過來,古月濤的年齡與古月彥相當,不過氣質卻是完全不同,語氣直來直去,心性也尤為秉直。

    三個族長相較之下,反而是這古月濤最為順眼,完全不會藏什么小心機,說話直接,也不懂得拐彎抹角。

    “方少,我族內有幾個小輩,年齡不算大,在族人中資質也算的上不錯,不如你給我看看,有沒有中意的,最好能投入你的門下。”

    古月濤最為直接,將心里的話完全的說出來

    古月彥與古月霎眼前都是一亮,事實上他們早有這份心思,原本都想著私下里與方云談論此事,沒想到古月濤居然當眾將這件事說出來…

    “看看也好。”事實上,方云收了云桑家的幾個弟子后,就沒打算再收弟子了。

    一方面是資質的緣故基本上很難找到,比云桑家的幾個小子更加好的弟子,另一方面則是古月氏族如今的內部情況,如果收了弟子,那么很可能卷入其中。

    如果說他們是敵人,滅了也就滅了,可是他們都不算是敵人,如果卷入其中的爭斗難免會柬手束腳。

    “我族內也有幾個,不如趁著這次機會,方少也給看看?”

    “我也是……”

    古月彥與古月霎都不甘落后,全都同一口徑的說道。

    “可惜我族內有幾個資質上佳的族人,人不在云霄城內,還在外地,怕是短時間內,趕不回來。”

    “不如另定時間等諸位準備妥當了,再帶來給我看看,如何?”

    三個族長對視一眼,都有一點較勁的意思,雖然都沒說什么,可是如果趕著時間,難免落了下風。

    只要集齊族內資質最好的族人,到時候未必就怕其他兩族,如果能有一兩個入了方云的門更能好好的打壓另外兩族。

    想到這,三個族長都是微微點點頭,這小小的插曲倒是沒有影響酒宴的進行,酒宴上的幾人倒是交談甚歡,似乎完全將之當作多年老友,互相的吹棒相互敬酒論古bó今。

    酒盡人散,三個族長都沒將自己的心思說出來純粹當作一場普通的酒宴,而后便將方云送回客棧。

    翌日一一

    方云本來還在客房中休息可是聽到客棧內來了一對男女,如今客棧已經被方云幾人包下來了,所以很少會有外人會進出客棧。

    “【啟航小S屋】爹搞什么鬼,急匆匆的把我們從外面召喚回來,什么事也不說清楚,只說讓我們見一個人,看看是否能夠成為其弟子。”

    “小妹你還算好了,是從臨近的學院回來的,我可是從鄰國直奔回來,當時爹也沒說清楚到底什么事,只是給我發了族內緊急通文,說我如果不能在限定的時間趕回來,就驅逐出族,我還以為發生了什么大事。”

    這時候,又是另外幾個聲音響起:“這不是巨鯨族的兄妹嗎。”

    “嗯?黑巖族的焱大哥,你也來了?”

    “何止是我……。”

    這時候,陸陸續續的有人來到,有些是互相認識,有些則是陌生的,互相攀談起來,探尋消息。

    方云終于出房內出來,走出庭院,發現外面已經有二十多個,年齡都在二十歲上下的年輕人,聚集在這里,前面的酒樓似乎還有一些人。

    一個年齡與方云相仿的女孩走過來,雖然年齡不大,不過卻有幾分沉穩,上下打量了一番方云:“這位哥哥,你是哪家的族人?”

    “額…”

    “妹妹我是外海巨鯨家的古月樂,這位哥哥面生的很,應該沒有參加上次三族的聚會吧?”

    這時候古月樂的身邊走來一男子,同樣是看了看方云:“他應該不是三族的族人吧,應該是零散的古月族人,這次來的三族中,都是年輕一輩的天才,大宗彼此應該不算陌生,就算沒見過,也應該聽過對方名字才對,這位小兄弟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你們都是三族的族長找來的?”

    “你也是吧?”

    在不小的庭院里,一些同族的,或者相互認識的,簇在一起互相攀談,打聽起消息。

    方云與這對小兄妹坐到一處小亭子里,那女的叫做古月樂,男的則是她的哥哥古月因,他們都是古月濤的親侄。

    不過他們的父親召集他們的時候,似乎沒有向他們解釋的太多。

    “也不知道這次要見我們的前輩是什么來頭,架子居然這么大,整個上午了也不見他露面。”古月因有些不滿的抱怨道。

    方云無奈的摸了摸鼻子,古月樂則道:“一般這種前輩高人,都是這種心性,如果輕易見面,那就顯得他們不高深莫測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什么真才實學。”

    “你看三族都把各自的精英天才后輩召集來了,可見三位族長的重視程度,爹可是說了,如果沒有趕來,就逐出家族的。”

    就在這時候,朵雅走了進來,她清晨一早便出去行醫,這時候才回來,看到客棧內這么多的人,頓時嚇了一跳。

    在庭院中找到方云,便疾步上前:“老師,這里怎么這么多人?”

    “老師?你這么年輕,就收弟子啦?”古月因有些詫異的問道。

    “年輕怎么了,我的老師可是天下第一神醫,而且實力也是天下無雙。”朵雅得意自信的說道。

    只是她這句話,卻是給方云引來諸多的不滿,在場的古月族人,哪個不是從小便被捧上天,哪個不是天之驕子。

    如今卻有一個同輩,居然口出妄言,自稱天下第一,這讓他們如何能夠忍讓。

    “好大的口氣,我倒是想看看,天下第一到底有多厲害。”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子走上前,男子羽冠青裳,眉宇飛揚,目光如鷹,說不出的英氣灑脫,同時帶著幾分傲氣。

    “裳大哥。”古月樂與古月因兩姐妹看到來人,臉上頓時露出幾分尊敬。

    “你沒資格,還是叫你們家的長輩出來與我老師說話吧。”朵雅不屑的看了眼古月裳。

    “這位妹妹,不要亂說話,裳大哥是我們巨鯨族內最出眾的天才,今年不過二十四歲,便已經是帝級存在,而且還是我們巨鯨族選出的,參竟出云皇帝的繼承人。”

    兩兄妹顯然是對古月裳尤為敬畏與崇拜,在他們看來,古月裳的天資,基本上無人能比,除了其他兩族的幾個天才族人,本族之內,年輕一輩中幾乎沒有什么對手,便是許多老一輩,都未必能比他強哪里去。

    古月裳當然有高傲的本錢,像他這種天才,便是放在整個大陸上,都是有數的天才,更何況是一個古月氏族。

    “在下古月裳,請這位兄弟賜教。”

    其他的古月族人,全都看向兩人,不過大部分人都是帶著一種看戲的眼神。

    畢竟古月裳的名頭,在古月氏族內,可謂是如雷貫耳,特別是他們年輕一輩中,更是領軍人物之一。

    風度、資質、學識,無一【啟航小S屋】不是頂尖的人物。

    “有些際遇,可惜還是太弱了。”方云搖了搖頭,表示全無出手的興趣。

    眾人涼氣倒吸,這口氣還真不是一般的狂。

    就在這時候,一個年紀稍大一些的男子走出人群,冷哼一聲:“那我可有這個資格?”

    “他也來了?”

    “這不是黑巖族長的公子古月魄嗎?”

    據說他當初出來歷練的時候,遇到古氏一族的追殺,一人獨戰五個同階帝級強者,之后更是大殺四方,將其中三個古氏一族的強者戰死,其中兩人都帶著輕重不一的傷勢逃走。

    古月裳瞇起眼睛,看了眼古月魄,沒有說什么,不過看他的眼神,顯然是非常的忌憚古月魄。

    “還不夠。”方云還是搖著頭。

    “那再加上我呢?”

    又一人走來,呈三角包圍狀,將方云圍在中間,說是出來挑戰方云,實際上三人是各自為戰,將氣息落在另外兩人的身上,將另外兩人當作對手。

    “他是立壟族的古月瀧?沒想到他居然都來了。”

    “這下那個小子有苦頭吃了,一次性把三族的頂尖天才都招惹了。

    “誰叫他如此自大,居然把自己吹捧的天下第一,我看他年齡還沒我大,居然如此不要臉。”  
【網站地圖】

北京单场竞彩足球